道教经戒法箓的传度仪次



时间:2014-08-03 15:38        点击:

   
    道教戒律是道士修持的重要法度。戒律条文制订出来之后,如何向教徒贯彻,使之成为共同的修持准则,潜移默运到教徒的言行践履之中,便是一个推行教法的重要问题。用张贴文告的形式,将戒律条文公布于众,是道教推行戒律的一项重要措施,而且颇有传统。据元道士陆道和编《全真清规》,全真教早期便张文榜以公布清规戒律,其书载有《教主重阳帝君责罚榜》、《长春真人规榜》二则,都是公布戒律的文告。从内容上看,文告言要涉及到丛林制宫观的组织管理、常住道众的行为规范。文告公布的戒律,不针对具体的人,可以说是丛林制宫观内宗教生活的基本守则。

    道教推行戒律,还有另一个历史更悠久的传统,即传授经戒,这个传统从南北朝时便开始了。传戒的同时授经箓,既与道教的教阶制度密切相关,又是教内行的一种教学方法。

    南北朝隋唐时期,道教的戒律传度大约是附属于经书传授的。经书传授要求隐秘,所以传戒活动也不公开。如据隋唐之际道书《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卷五,受称高玄弟子时,得传五种经书,即《老子道德经》二卷、《河上真人》注上下二卷、《五千文朝仪杂说》一卷、《关令内传》一卷、《戒文》一卷。《戒文》的内容当然是戒律,戒律传度附属于传经活动,于此可见。再以大约同时出世的道书《传授经戒仪注诀》为例。此书讲述《太玄部》十卷经的传授,受者称太上道德法师。十卷经即《道经》一卷、《德经》一卷、《河上公章句》上下二卷、《想尔》注上下二卷、《老君思神图注诀》一卷、《老君传授经戒仪注诀》一卷、《老君自然朝仪注诀》一卷、《老君自然斋仪》一卷。经目中不含戒律书文,但因为是“传授经戒”,可信戒文是同时传授的。据其说,传授经戒时要设斋会,延请师长的朋友、门徒等,“必是同志,不可异人”。其中,以一人为正师、一人为监度师、一人为证盟师,其次以五人为都讲,称“五保”,以六人为监斋,以七人为侍经,以八人为侍香,以九人为侍灯。所传经戒,由师长手书一通以授弟子,弟子再手书一通以奉师长,并要求作精确校对。受经戒后,以相同经书一式两份,一份柏函盛之,妥善保存,另一份作平时诵习之用。对于这些经戒,“自非同志,慎勿假借,窃写盗取,其罪尤深”。(《道藏》第32册172页。)从这里可以看到,由于授经要求稳秘,使传戒活动也具有稳秘性。另据《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说:“道士女冠受经戒已,皆当诵其戒文,使精熟。每至月一日、十五日、三十日,总集法堂,递相简阅。”(《道藏》第24册760页。)这种相互监督检查的制度,大概在同门之道士内施行,所以经戒虽非公开传授,但有以克服徇私伪滥。

    这种授经同时传戒的传统,在道教中历代相沿。如据宋代孙夷中集《三洞修道仪》,受称高玄法师时,要“参究《道德经》、《西升经》、《玉历经》、《妙真经》、《宝光经》、《枕中经》、《存思神图》、太上文《节解》、《内解》、《自然斋法仪》、道德威仪一百五十条、道德律五百条、道德戒一百八十三科。”(《道藏》第23册176页。)戒律传度附属于经书传授,将戒律的推行与经法教学结合起来,并根据所受经戒的不同确定教阶,如高玄法师、升玄法师、三洞法师等,使教徒知进取,是道教推行教法的一项重要措施。

    按照道教自身的理解,戒律的传度象征着教法的薪火相传,是道派绵延的一种表征,所以有一套规范化的仪式,以体现其对于神圣事业的慎重。北宋道士贾善翔编《太上出家传度仪》,系统载述为新出家道士传度戒律的仪式。其仪略如下述。主持传度仪的,有三师,即经师、籍师、度师。先引受戒弟子于神像前,三拜上香,再由度师祝香,祷靠神真,具陈出家受戒之意。再设案,度师坐于案前,受戒弟子礼拜度师,面北长跪,听度师讲说出家因缘,内容是引据《本际经》等经书关于出家受戒的段落,告诫受戒机缘及郑重之意。次则向北遥拜帝王,向先祖坟茔遥拜,拜辞父母、亲知朋友。引受戒弟子立于三师前,由知磬请三师宣三归依。受戒弟子再长跪,具文自陈请求传度之意。复由度师读白文,请保举师为脱俗衣。保举师脱去受戒弟子俗衣后,要念诵赞辞。受戒弟子改着道服,次序是先着履,其次系裙、着云袖、披道服,每穿一件,都由度师诵赞辞。顶簪冠之前,先由度师持于手中赞辞,然后受戒弟子长跪度师座侧,为戴冠,同时念三遍“与道合同”。受戒弟子执简后,由度师为说十戒。每说一戒毕,即问“能持否?”受戒后,度师向受戒弟子有一番郑重告诫,最后引受戒弟子礼拜三师,发十二愿。(以上并见《道藏》第32册161—165页。)

    自元以降,道教正一派通行授箓,全真派则通行传戒。元明两朝,全真传戒大概是非公开的,如清初王常月从全真龙门派第六代律师赵复阳受戒,是密于天坛王母洞举行的。全真派公开传戒,由王常月创例。王常月曾于北京白云观三次登坛说戒,度弟子千余人。但全真传戒三坛中的第二坛依然是密坛,大概属于非公开传戒的遗风。

    清代全真派的传戒活动,可略见于小柳司气太《白云观志》载述。据其说,清初传戒,每年以二千人为定额,以百日为期。嘉庆以后,渐次削减。每年的传戒活动,分为春秋两期,春戒自二月十五日至四月初八日,秋戒自十月十五日至十二月初八日。各地道院来求戒的戒子,提前半月报到注册。戒前三日,照册清点,沐浴一次,戒坛则分为三期。第一期在大殿前举行,宣告要目。第二坛为密坛,夜深人静时传度,发给戒衣、戒牒、锡钵、规四种法物。第三坛宣示全真大戒。

    受戒的戒子,要接受经典考试和行为举止的考查,最后成绩要作记录,并以千字文为序,排定名次。记录上写明字号名次,戒子姓名、道号、年龄、生辰、出家道观、度师姓名等。其中,得天字第一号者,将作为方丈的候选人。

    传戒时,方丈称律师。以下又有八大师,即讲解经文的证盟大师、监督戒仪的监戒大师、为作保裤保戒的保举大师、教导戒子仪规的演礼大师、纠正戒子仪规的纠仪大师、负责经堂诵经礼忏的提科大师、为戒子定道号的登箓大师、主持道场的引请大师。

    在道法承传的意义上,授箓与传戒是同的。在唐宋以前,授箓与传戒是分不开的,修持品阶不同的道士,既要受相应的戒律,也要受相应的法箓。但授箓活动比传戒更复杂,箓与戒在道教经教中的意义也有区别。戒律是神真所说、道士必须遵守的教规,法箓则是道士与神真沟通的凭信,用以遣使鬼神。就召劾、遣使鬼神而言,法箓与前文所说的“鬼律”是相同的。而对道士来说,要具有这种法力,必须自身持戒,即以自律之戒行律鬼地箓,所以二者又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南朝刘宋时道士陆修静作《道门科略》,批评当时经教科戒之混乱,说:“纵横颠倒,乱杂互起,以积之身,佩虚伪之治箓。身无戒律,不顺教令,越科破禁,轻道贱法。”并有注说:“夫受道之人,内执戒律,外持威仪,依科避禁,遵承教令。故经云:道士不受老君百八十戒,其身无德,则非道士,不得当百姓拜,不可以收治鬼神。”(《道藏》第24册781页。)在陆修静看来,经教科戒混乱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箓与戒相脱离,不受相应的戒,则箓也是假的。又据《道门科略》,箓有两种,一种即收治鬼神的“治箓”,另一种是道民的户籍簿。两种箓都起源于五斗米道。据其说,天师立治置职,将奉道者编户着籍,分属于不同的治。每年以正月七日、七月七日、十月五日,道民三会,改治箓籍,落死上生,正定名簿。又有“道科宅箓”,是道民自持的户籍簿。采取这种方法大概是为方便于管理,但却进行了宗教式的解释,称三会日有天官地神相聚,对校文书,“道科宅箓”则是守宅神官据以营卫的依据。箓也就成了道民在天国的登记簿。而收治鬼神的“治箓”,也有阶品的不同,受不同的箓可以遣使不同的鬼神,所以授箓又是教阶的一种表征。

    关于授箓品阶,《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有比较详细的记载。从这份资料看,授箓与传授经、戒、符,是兼备在一起的。举一例可知。受称“大玄都正一平气、系天师阳平治太上中气、十四生气、督察二十四治三五大都功行正一盟威元命真人”,需受经箓目是:《逐天鬼神箓》、《紫台秘箓》、《金刚八牒仙箓》、《飞步天刚箓》、《统天箓》、《万丈鬼箓》、《青甲赤甲箓》、《赤丙箓》、《太一无终箓》、《天地箓》、《三元宅策》、《六壬式箓》、《式真神箓》、《太玄紫气干二百大章》三百六十章、《正一经》二十七卷、《老君一百八十戒》、《正一斋仪》、《老子三部神符》。在道教中,道士的品阶,是根据所受教育而确定的。教育的内容,既有符箓,又有经戒。合而言之,则与《道藏》七部大体相应。南朝道教创立七部体制时,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用作修习的阶次。后来因为新道派的出现,渐有所增益,也有些品阶不传而废弃。据北宋孙夷中《三洞修道仪》说:“三洞科格,自正一至大洞,凡七等。箓有一百二十阶,科有二千四百,律有一千二百,戒有一千二百。仍以四辅真经以佐之,为从凡人圣之门,助国治身之业。(《道藏》第32册166页。)

    具体的授箓品阶,大致如下:始发蒙学道,男七岁号箓生弟子,女十岁号南生弟子,由此入师门受训。受三戒五戒后,若婚嫁,则男称清真弟子,女称清信弟子。未婚者,以年十五诣师请求出家,禀承戒律后,称智慧十戒弟子。再受初真八十一戒,称太上初真弟子,号白简道士,由此方可参究《三洞》经书。再诣请三师,受正一盟威箓,称太上正一盟威弟子、赤天三五步刚元命真人,始可为人作斋醮,同时需受《正一法文经》一百二十卷等。自正一箓后,复受《金刚洞神箓》,参究洞神十二部经,称太上洞神法师。
  
    再受《太上高玄箓》,参究《道德经》、《西升经》等,受道德律五百条、道德戒一百八十三科,称太上紫虚高玄弟子、高玄法师、游玄先生;再受《太上升玄箓》,参究《明真科》三卷、《升玄誓戒》三百条等,称太上灵宝升玄内教弟子、升玄真一法师;再受《中盟箓》九卷,参究洞玄十二部经,称太上灵宝洞玄弟子、无上洞玄法师;再受《三洞宝箓》二十四卷、三洞经教等,称三洞法师、东岳青帝真人升玄先生;最后参上清法,称上清大洞三景弟子、无上三洞法师、东岳真人、道德先生。至此,受道功行圆满。

    此外,不列入七等品阶,而为新出道派的,还有居山道士,称三味法师的洞渊道士、称上清北帝太玄弟子的北帝派道士。女道士的品阶,与男道士相应,但称谓不同,如对应于太上洞神法师,称太上洞神女弟子、洞灵元妃等。

    授箓也有规范化的仪式,与传戒大体相似。唐道士张万福《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卷下,曾载述景云二年(711)金仙、玉真二公主从太清观主史崇玄授箓的仪式,当时张万福为临坛大德证法三师之一,对这场豪华的授箓仪式:记述详备。

    唐末杜光庭集《太上正一阅箓仪》,叙述受正一箓的一般仪式。据其说,凡受正一箓,常以甲子、庚申、本命、三元、三会、五脑、八节、晦朔等日,清斋入靖,以卯酉时焚香,备办酒果。先展法箓于几案上。澡浴更衣后,入户上香,其次则持入户咒、上洞案香、称法位等,各有仪序。

    1991年农历八月二十六日至九月初二日,正一派道士曾在江西贵溪嗣汉天师府举行一次授箓仪式。

    (世界宗教研究所道教研究室编《中国道教基础知识》,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版。)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