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教的创立年代上



时间:2014-07-30 11:37        点击:


                                            ——兼论道教不始于张道陵

                                      摘自《周秦两汉早期道教》萧登福 教授 著  
 
    壹、 序言
   
    道家是先秦的哲学宗派,道教是出自中国的本土宗教。哲学与宗教原有区分。至于道教与道家的相结合,一般学者以为道教创自张道陵,并把道教的攀附道家,说成始于张道陵依托老子以传经;且将道教的区分,以张道陵为界限,将先秦至张道陵前者,称为道教前身,或称之为方士期;张氏之后者,始称为道教。 
  
    但证之史籍,道教的攀附道家,并不始自张道陵;道教的创始者,也不是张道陵;同时,道士与方士,也极难以严格的区分。古籍中并没有张道陵创教之说,称道教为张道陵所创者,实始于隋唐时期佛道二教的相攻。由北周末隋初的释道安《二教论》倡始,唐初的法琳《辨正论》、道宣《广弘明集》煽其风,遂积非成是。其用意在借丑化张道陵,而矮化道教,用以达成佛先道后,佛优于道的目的。  
 
    在探讨道教不创立于汉末、道教与老子的关系不始于张道陵,这两个问题之前,必须先对宗教一词下定界说。关于宗教,中外学者对它所下的定义,不下几十种之多,众说纷纭,难有定论,有的失之狭隘与偏颇。英国.司马脱niniansmart,1927 曾以六个层面来论述宗教;一、仪式。二、神话。三、教条。四、伦理。五、社会关系。六、经验。但大抵说来,上面的六点也可以归纳成三点来叙述,即是成为一个宗教,必须具备信仰、仪式、及信徒这三者。信仰、仪轨、信徒,为组成宗教之三大要素。有教义经典,可使信仰者有目标;有仪式科轨,能借此以达其目标;且有足够之信徒拥护此信仰;如此便可以构成宗教了。在这个要件之下,纵使是人类的原始社会,也有它的宗教存在。如以更进步一点的宗教来说,则常具有以下的条件;一、教义。二、典籍。三、证道方式。四、仪轨。五、组织等。今即摘自《周秦两汉早期道教》萧登福教授著,以这五者为要件,来衡量道教。 
  
    就以宗教五要件来说;道教以求长生成仙为宗;以符咒、存思、导引、药饵、房中、避谷为修炼之方;以神只方位、服色、祭法,为坛场仪轨。战国至秦,这些记载,不绝于书。至于道经方面,见诸记载者,在张道陵之前已有淮南王撰着的《枕中》、《鸿宝》、《苑秘书》,以及《陵阳子明经》、《包元太平经》、《太平经》、《紫阁图文》等。不管由教义、典籍、证道方式、仪轨来说,这些在张道陵之前均已存在,因而以张氏为道教之创始人,并不妥切。 
  
    至于在组织教众方面,据《后汉书.马援传》,早在东汉光武帝建武十七年,卷人维泛和他的弟子李广,都曾以宗教力量,组织群众,并聚众造反。而灵帝熹平年问,有骆曜,光和中有张角、张修,稍后有张鲁等,这些人都是以宗教的力量来教化民众,组织民众。道教有系统的组织教众,虽较佛教略晚,但并不说明它早期没有信徒,或信徒较少。初期道教是昌盛于帝王,而不是兴盛于民间;战国时的齐威王、宣王、燕昭王、楚王,其后的秦始皇、汉武帝、宣帝、元帝、成帝、哀帝、王莽等等都是帝王而好神仙。而远在张道陵之前的西汉之世,上至帝王将相、公卿大夫,下至一般庶民百姓,崇信长生修仙,及导引服食者,已相当多。也许由于道教的早期,大都盛行在上层社会,帝王公卿自不愿大规模且有组织的教众出现,所以有系统的组织较晚。并且时至今曰,道教的组织与其他宗教相较,也显得并不是很紧密。今天,道教在台湾民间,虽拥有广大信众,但大部分的教徒,却自己不知道所信的是道教;因此以教众组织的早晚、松紧,来衡量道教的成立,并不是很客观的作法。  
 
    再者,任何一个宗教,其教义与仪轨,常会随时代而做改变,如佛教由早期的原始佛教,发展到后来的大乘佛教,以及至公元八世纪发展成密宗,变化甚大。大乘与小乘经典所使用的文字,由巴利文转为梵文,而教义方面也由无常、苦、空、无我,转而为常、乐、我、净;几乎完全相反。而密宗的重视咒语、护摩,更为早期大小乘所共摒斥;但吾人都可以以佛教称之。再者,一般以释迦牟尼为佛教创始人,但佛教的经典、仪轨都是在释迦死后很久才陆续建立。基于上述的这些理由,因此,我们应该也可以把道教的成立期,往上推溯到先秦的方士时代,将方士与道士合而一之。毕竟先秦方术与后来道教间的差异,远比佛教大小乘及密宗的差异来得小太多了。   

    又,在汉前,道教可以说是纯粹的本土宗教,至于在东汉后的发展过程上,当然道教也会和其他宗教一样,吸收其他的教义以充实自己。尤其佛道二教,在中国日久,常有相混共祀的现象,如观音既为佛教神只,也为道庙所供;关公为道教之神,也是佛教护法神。因而在今日,我们应如何来界定何者才是道教徒?则笔者以为道教具有底下的特色;道教以修炼得道者为仙;以生前有功于民,死后入祀者为神;神只的组织与阶位,仿照人间帝王的行政组织;以斋醮求褔、禳灾;以酒、脯、纸钱祈祭;以符、箓、咒、印、噀水、禹步,来驱鬼、治病;以剑、镜、铃、印为法器;以扶銮、降真,来沟通人神。而修炼法,则有内丹、外丹之分。 
  
    道教以有功于民者为神,其实是承自周世中国固有的思想。《礼记祭法篇》说:「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菑,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由此马头娘可以为蚕神,妈祖可以为海神,岳飞、文天祥,进而一切的忠臣孝子都可以成神。这种观念,对杜会有正面意义,让人勇于牺牲,勇于为民勤劳,较符合儒家的入世之思,而不像有些宗教远离人群,以人世为苦,着重个人出世的灵修。早期的道教允许道士结婚生子,主张肉体可以成仙,也说明了道教是较不放弃今生求来生的宗教。这种对今生的肯定与追求,再加上儒家的思想,使中国人一直不易成为过度沈溺于追求死后世界的民族。而道教养生吐纳之说,有助于人体健康;其炼丹说,则使人重视化学科技,道士重合药,多精通岐黄,亦常能实际医治人病。因而以一个本土宗教而言,吾人应给它一个肯定的地位,而不应任其沦没消失。   

    由于近世学者对于道教,都以为创自张氏,且在道教与道家的关系上,以为是道教攀附并剽窃道家。然此二说可议者多;笔者以为道教不始自张陵,且并不是道教攀附道家,而是道家攀附神仙炼养。兹据文献所示,将于本篇及下篇中,分别来论述。
 
    贰、论道教不始于张道陵 
  
    张道陵本名张陵,后始称为张道陵,道徒习惯以张道陵称之。由史料来看,道教创始于先秦,不创始于张道陵。以张道陵为教主,实还不如以老子或黄帝为教主来得妥切,符合史实。今由道教神仙信仰、修炼法、科仪、坛场仪制、先秦道家与神仙的关系、道教经典、道教理论、派别等诸方面,来论述道教不始于张道陵。至于说道教创始于张道陵,则笔者前面已言,乃是隋唐间佛道相攻,北周释道安及唐初法琳等人丑化道教之言(详细论述,见下文第十二条)。底下,我们有十余条论证,可以说明道教不始于张道陵,合分项论述于下; 

    一、由神仙信仰上,看道教不始于张道陵。 
  
    学者都知道,道教出自本土,因此殷周时之鬼神信仰、巫医祈祝,也都被日后的道教所吸收。至于道教所标榜,追求长生不死的神仙世界,虽然在商代及西周之世,尚未有明显史料,证明其存在;但《山海经》有不死药及羽民、不死民、西王母、昆仑山等叙述,其说已混合神与仙为一;而《史记.封禅书》所载苌弘及《史记.扁鹊列传)载长桑君之事,说苌弘以方事灵王,扁鹊之师长桑君能隐形不见,药能使人彻视,洞见五脏;其说皆与仙人无异;苌弘、扁鹊皆周灵王时人;是春秋晚期,已有方士出现。《汉书.郊祀志》载西汉成帝好道,谷永上书谏诤,在论及神仙方士时,亦以周史苌弘为始;足证求仙思想至迟应在春秋之世已存在。而到了战国初期,公元前四世纪前后,更有了明显的求仙记录。《史记.封禅书》云:  
    
    自齐威、宣之时,驺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及秦帝,而齐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而宋毋忌、王伯侨、充尚、羡门高,最后皆燕人,为方僊道(仙),形解销化,依于鬼神之事。驺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然则怪迂阿谀苟合之徒,自此兴,不可胜数也。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勃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僊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上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世主莫不甘心焉。 
  
    《史记》的这段记载,是较早期,较完整的神仙信仰叙述。除文中所说齐威王、齐宣王、燕昭王等人派人入海求仙药外。证之先秦典籍,《列子.汤问篇》说有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等五仙山,上有不死仙人及不死药,禽兽皆纯白;后来沈了二山,剩下方壶、瀛洲、蓬莱三岛,方壶也称为「方丈」。《史记.封禅书》及《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说的三岛,本之于此;其后汉末六朝的典籍,则以蓬莱、方丈、搏桑(扶桑)为三岛,将瀛洲贬入十州中。再者,《列子.说符篇》也说燕王遣使者向人学不死之道;《韩非子.说林上》、《战国策.楚第四》同载有人献不死药于楚王,被中射之士所食。而道家《老子》所述道体之说,及《庄子》所述得道之人,多和神仙相近;屈原《楚辞.远游》更以老子的清静无为,当做是神仙修炼之力,说详本书第二篇。《庄子》、《列子》、《关尹子》等书,且多方面的谈到神仙的食气、导引、避谷(不食五谷)等修炼方式,并对神仙人物的神奇能力多所描述。可见此时的神仙信仰及修炼之说,在舂秋战国时已盛行开来。  
 
    由不死的追求─神仙信仰土来说,至迟在东周春秋战国时即已存在。因而由道教最具代表性的神仙思想土来看,并不是始自张道陵,不能将张氏视为道教的创教者。 

    二、由修炼法及科仪上,看道教不始于张道陵。

    在道教修炼法上,较重要者有:药饵、食气、导引、存思、面向北斗、禹步、噀水、叩齿、禁咒、桃木、灵符、剑镜等之运用。 
  
    在药饵上,如上条所引。先秦载籍中,如《列子》、《韩非子》等书、都有不死药的记载。在食气、导引上,则近世出土了战国时期的《行气玉铭》,而《老子.十章》也有「专气致柔」说。《庄子.刻意》有「吹呴呼吸,吐故纳新」之论述。《楚辞.远游》有;「餐食六气」说;都是论述行气导引方面的史料。 
  
    存思法,起于周世宗庙祭衵的「致斋」,道教沿用之。而道教作法时面北,禹步、噀水、叩齿、禁咒、烧符成灰,及桃木之运用,见于马王堆出土《养生方》、《杂疗方》、《五十二病方》等篇中,关于剑镜的重视,方可追溯至战国及西汉。 
  
    以上有关道教修炼法的详细论述,请见本书第五篇。道教的这些修炼仪轨,都远在东汉张道陵出生前,即已存在,并被民间普遍使用;不是张道陵所创。张道陵只是继承者,而非创造者。 

    三、由祭中仪制上,看道教不始于张道陵。

    道教斋坛神只位次,方向、衣色等皆由中土帝王郊天、祀地坛演化而来。《尚书》〈尧典〉〈舜典〉已有祭祀日月山川、天地诸神的记载,而《墨子迎敌祠篇》,依敌人不同方位,设置不同之坛、神、服色、牺牲、祭仪等;道教祭仪中的立坛原则,大都与《墨子》相近。而《史记》载汉武时,方士奏呈了许多种祭神坛仪;这些坛都是以方坛及圆坛为主,依神只的阶次,分多重排列;方位、服色、牲品、祭法,各有规范。方士即是道士,这些直接为道教斋坛所本,间接也影响了佛教密宗的金胎两界大曼荼罗。这方面的详细论述,请见本书第五篇及拙作《道教与密宗》一书。由坛场祭仪来看,秦汉帝王的祭祀鬼神只,大都出自方道士之手。道教的祭仪,远在张道陵前已存在,因而道教并不是创始于张道陵。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