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撄宁分析道教界今昔不同



时间:2014-03-22 07:47        点击:

                             ——陈撄宁会长在政协全国委员会三届三次会议上的发言
 
主席、各位代表、各位委员:
  在未听周总理报告以前,关于我国对外政策和国内三面红旗的任务,我本有许多话想说,自从听过总理两次报告以后,凡是我心里蕴藏的疑团,报告中都已得到解决,所以我就无话可说了。这两种报告,简直是我国今日的政治教科书,值得我们好好的学习。
  还有政协陈副主席报告两年来工作总结和今后应当做的几项工作,我完全同意。
  政府今日发扬民主作风,叫我们对于政府工作尽量地批评,不必稍存顾虑。我看十余年来政府工作都是大公无私,处处为全民谋福利,成绩早已有目共观,但因我国过去的经济基础十分贫乏,再加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给各方面带来一些暂时困难,幸由政府领导着全国人民努力予以克服, 目前颇有好转的气象。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我已经读了几遍,中央首长们勇于负责的精神,使我良心上受了极大的感动,实在提不出什么意见。
  我在政协名单上列于宗教组,已往几十年我喜欢研究道教中自古相传的学术,因此认识道教朋友很多,近五年来又在中国道教协会工作,关于道教界今昔不同的情况,比较能够深入了解,现在就我本工作岗位上说几句话,以供大会诸公关心道教者参考。
  我国目前正当社会主义建设阶段,各界人土都在鼓足干劲为社会主义总路线服务,道教界当然也不在例外,所以我们就不能用旧时代的眼光来看新时代的道教。
  道教是汉民族自己的宗教,它没有世界性,在国际上不发生重大关系。道教中人大概都是倾向保守,因此他们的人数本来就不多,清代光绪年间听老一辈说,那时全国道教徒只有八万人左右,后来更是越过越少;在解放前几年,他们自己估计,全国道教徒人数仅及光绪年间的十分之五;去岁中国道教协会召集全国道教代表会议时,大家估计现在道教徒人数比解放前又减少了一半 ( 社会上信仰道教学术的人士,其数比正式道教徒要超过几倍,今不算在内 ) 。
  往昔各大城市及人口繁密的乡村,总有道观 ( 大庙 ) 、道院 ( 小庙 ) 、或俗家道士 ( 无庙 ) 杂居其间,可以说,某处有医生,某处就有道土,医生为病人服务,道土为亡人服务;凡是带有服务性的行为,在社会上都承认它是一种职业,因此,道土也就职业化了。道教本旨并非专为度亡而设,后来道士所以变成职业,不能不说是社会心理的反映;群众既然相信超度这件事于亡者有利,道士也乐于接受群众的邀请,以便解决自己生活问题。其它非职业化的道士大概都是靠香会、施主、庙产为主;游方道士也有借医 ( 卖草药 ) 卜星相以博暂时糊口之资的,但是极少数。
  自辛亥革命以后至全国解放以前,各省军阀的混战;反动派挑起的内战,日寇侵略的抗战,三十几年中没有停过,国家风雨飘摇,百姓流离失所,活者尚且有顾不瑕,那有余力顾到死者,民间对于职业道士的需要范围,就一年比一年缩小,他们纵或不为饿殍,也得改业谋生。再加农村破坏,香会不能按期举行;经济萧条,施主无法解囊乐助:仅靠庙产收入,又不及往年之多,非职业道士也大受影响 ( 几个畸形发展的市区在例外 ) 。这些就是解放前道教人数所以减少的原因。
  再看解放以后至于今日,国内呈现了从来未有的安定,经挤基础十分巩固,人民生活都有保障,为什么道教人数减少的趋势并未曾扭转 ? 我们应该从两方面看问题:在社会方面是,科学知识日益普及,群众觉悟日益提高,生者既不需要于杳茫中求安慰,死者也不需要在神座下求超升,人民信仰的程度就随着日益薄弱;在道教徒本身方面是,长期经过学习,努力自我改造,思想耻于落后,还俗准许自由,他们追求幸福的将来,当然不屑留恋于过去。这些就是解放后道教人数所以继续减少的原因。
  观察前后两种原因,前一种是社会破坏,后一种是社会进步;前一种显示人民生活穷困,后一种显示人民觉悟提高 ( 道教徒也包括在内 ) ;前一种现象令人悲观,后一种现象又使人乐观。道教人数减少,在近五十年来虽然前后相同,而其所以减少的原因,则极端相反,研究现代道教史者应有两种不同的看法。
  有人不免要问:照这样看法,无论社会情况是混乱或是安定,道教徒总是逐年的减少下去,那末,我国有两千五百年历史的道教 ( 从东周老子时代算起 ) ,岂非注定要消灭吗 ? 我对于这个问题,也有两种看法,一是道教的形式,一是道教的精神。即如出家与在家、蓄发与剪发、吃素与吃荤、道装与便装,以及斋醮祈祷诵经礼忏各种科仪,这些都是道教的形式;又如气功疗病 ( 如吐纳、调息、行气、布气、聚气、散气、六字气诀、十六字诀等 ) ,动功健身 ( 如按qiao、导引、五禽戏、龙虎功、八段锦、太极拳等 ) ,静功养性 ( 如止念、存神、守中、抱一、定观、坐忘等 ) ,药食延龄 ( 如各种丹药法,各种服食法等 ) ,其它高深的如内丹、外丹、老庄哲学,尚未包括在内,这些都是道教的学术,而道教的精神也就寄托在这些学术上面。形式随着时代的进化,不敢保证它永久不变;学术因为群众所需要,非但能够长远流传,而且将来还可以逐渐发展,只看道教学术一日存在,道教精神也就一日有所寄托,我们何必预抱杞人之忧。
  全国道教徒现在情况,其中百分之九十几都有正当职业;他们散居在乡村的,就参加人民公社和农民一样的劳动,若道众比较集中的地方,自己还组成农业生产队 ( 例如湖北黄陂木兰山、西安八仙宫等处 ) ;住在名山道观的,就从事于育护森林及种植果树 ( 例如四川灌县青城山、陕西周至县楼观台、辽宁千山、山东崂山、江苏茅山等处 ) ;住在城市的,多参加手工业或小工厂 ( 例如杭州女道众织布、上海女道众织袜、武昌女道众做纸盒、沈阳男道众为塑料厂工人 ) ;住在郊区近城市的,就大量生产蔬菜 ( 例如北京白云观、西安八仙宫 ) ;住在名胜风景区的,都是为游客服务 ( 例如四川青城山、杭州玉皇山、黄龙洞等处,西岳华山道士几年前就把 “华山服务社”牌子挂出来了 ) ;还有其它特殊的,也是因地制宜,各尽所能,如成都青羊宫道士,向来以专门园艺技术出名,他们就制造盆景,培养四时花木,以供城市美化之用;江苏茅山道士.在当地政府支持下,成立了烤胶厂 ( 用土产毛栗奉熬成单,为制皮革工业及油漆工业所需要 ) ;茅山野生草药,种类繁多,他们大半都能认识,并且准备设法保护药草根苗,勿使中药来源断绝。以上所举例子,略见一斑,全国各地方诸如此类的情况尚多,未能悉举。
  回忆解放以前几十年间,据我亲跟所见,全国道教徒在社会上没有出路,在政治上没有地位,处处受到人家歧视 ,若要还俗就业,恐不免被群众所讥笑,而实际也无业可就;若仍旧困守本行,又苦于这件事太无意味,反落得一个靠迷信吃饭之名,以致光阴虚度、郁闷终身者不在少数,因此道教中就埋没了一些有用的人才。这项损失,应该归咎于已往社会制度不良,非道教本身之过。
  解放后十余年来,我国社会制度起了根本变化,道教虽还是那个古老的面貌,而道教徒的面貌却是焕然一新。已往到各处云游挂单的,现在已成为某一处固定的劳动力;已往不事生产的,现在也获得先进生产者荣誉;已往悲观厌世的,现在对前途很抱乐观;而且出家与返俗绝对自由,方外和方内一律平等,道教中人有做各级人民代表的,也有做省市政协委员的,丝毫不受歧视。他们经过长期学习,大部分人已认识到整个国家命运就是道教徒自己的命运,只要一心一意靠拢了党,服从领导,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能够做到维护群众利益,个人利益也就在其中,今后用不着再为自己个人打算。其中思想搞不通的人未尝没有,但就全体而言,只居极少数,他们将来也还有逐渐白我改造的可能。以上就是今日道教界的普遍情况。
  目前道教人士所最关切的问题,不在宗教生活的外表形式,而在优良传统的学术精神,很想继续把它发扬光大,为人民长寿健康作出一定的贡献。中国道教协会有责任帮助他们实现这种愿望,并得到政府大力支持,因此就拟定了 “培养道教知识分子计划大纲”,准备于最近期间开办“道教徒进修班”,其中课目分三人类: (1) 普通课目,如道教真义、宗派源流、主要经典、道教仪范等; (2) 高级课目,于普通课目外再加道教历史、道教名人传记、老庄哲学、诸子百家精华等; (3) 专门课目,如动功、静功、气功、医药、针灸、内丹、一切却病延龄修养方法;此外尚有政治学习和劳动实践。
  道教徒进修班有两种目的: (1) 培养道教一般知识分子,将来分配在各处道教名山、各大宫观,担任管理及本教事务工作; (2) 培养道教专门学术人才,以便进一步深入研究,继承和发扬道教优良传统。入进修班者以正式的青年道教徒为限,学习期间是用师父带徒弟方式,与学校性质不同。
  道教协会内部研究工作,同时也在进行。研究的重点放在我国二千五百年以来道教历史和四千七百余卷道藏全书上面,但因头绪纷繁,今日未能一一详述。

                                                                                                                                                                               责任编辑:彭理福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