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元时期全真宗祖谱系形成考下



时间:2014-07-30 12:56        点击:


                                             作者:张广保  教授

    二、全真宗祖谱的演变

    全真道非常重视编辑本门宗祖传承谱。从笔者搜集的相关教史材料看,自大蒙古国始全真第三代高道宋德方撰《全真列祖赋》就构筑出一套传法世系。入元以后,全真谱系又续有增损。直至至元六年世祖颁降崇道诏书对第八代全真宗师张志敬提出的宗祖谱予以正式认可,全真传法谱系的格局才基本确定,从而也得到教内外的普遍承认。后世虽仍有增损,然五祖七真作为谱系的主体却没有改变。全真宗祖谱的产生、演变是与全真道自身的发展及对道教传统不断增强的认同息息相关。伴随着教门的不断扩展,全真道一反重阳立教初期出入三教的折衷风格,逐渐向传统道教归依,从而最终使全真道成为构成全部道教发展史的一个环节。与这一过程相呼应,全真宗祖谱也不断由简单趋向繁复,由草创达于成熟。兹考其肇始、演变之历程如次。

    1、关于五祖

    全真宗祖谱的形成肇始于创教祖师王嚞。在《重阳全真集》中王自述其授受渊源时,特别举出正阳子钟离权、纯阳子吕洞宾及海蟾子刘操,视此三人为师辈,并分别以祖、师、叔列序。《了了歌》述云:“汉正阳兮为的祖,唐纯阳兮做师父,燕国海蟾是叔主,终南重阳兮弟子聚。为弟子,便归依,侍奉三师合圣机。”[34]按据全真教史文献所载,王嚞于金正隆四年(1159)年四十八于终南甘河镇首遇两异人点化,从而归依道门。此即全真教史中著名的“甘河遇仙”。对于王嚞甘河所遇异人的真正身份,早期全真教史的载述颇有不同。出世较早撰成于金代的两种有关王嚞之碑铭如金源璹之<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35]刘祖谦<终南山重阳祖师仙迹记>[36]只提到所遇为“两衣毡者”、“至人”而没有点明为钟离权、吕洞宾。不过这两种碑传均出于教外人士之手。至蒙元时期,教内人士秦志安撰《金莲正宗记》[37]、李道谦撰《七真年谱》[38]、赵道一撰《历世真仙体道通监续编》[39]则将王嚞甘河所遇异人的身份点明。然诸家所述亦有不同。秦志安、赵道一指为吕洞宾、刘海蟾,李道谦只点出吕洞宾。教内、教外的记述相去不久,然却有所不同。到底何者所说更接近呢?我认为教内的载述更接近王嚞本人的意思,尽管并不见得就是历史真实。除上述《了了歌》的直接宣示外,七真中马钰、谭处端等在相关诗文中均将钟离权、吕洞宾、刘海蟾尊为祖师。马钰《渐悟集》云:“遇重阳,梦纯阳,爇起心香礼正阳,三师助我阳。”[40]此列正阳、纯阳、重阳为三师。又谭处端《水云集》<酹江月>一词则加入刘海蟾,将钟、吕、刘列为祖师,王重阳列为师父。其云:“吾门三祖是钟吕海蟾,相传玄奥,师父重阳传妙语。”[41]将马钰、谭处端的这一说法与我上引《重阳全真集》的<了了歌>所述合观,我们便可明白尊钟、吕、刘为全真祖师,并不是全真后学的杜撰,而实出于王嚞之意。换句话说,早在重阳立教初期,就出现全真祖师四位。此即钟离权、吕洞宾、刘操和重阳本人。只有东华帝君王玄铺尚未浮现。王嚞为什么要将钟、吕、刘推为祖师呢?我认为这与晚唐北宋时期内丹道的兴起有关。在王嚞生活的时代,内丹道修行之风已渗透朝野各界。此时内丹高道传法度人,极为活跃。内丹道各宗尊钟、吕、刘为共同之祖师,信徒传道有时即假托祖师之名。王嚞甘河所遇之异人,或许正是假托钟、吕、刘之名传道度人的内丹高道。[42]

    至于那位居全真宗谱五祖之首的东华帝君,王嚞《重阳全真集》未提及。就笔者之寡识七真著述中唯王处一之《云光集》提到该神,然亦未将其与全真宗谱牵联一起。其云:“予自七岁遇东华帝君于空中警唤,不令昏昧,至大定戊子复遇重阳师父。”[43]那么东华帝君究系何时进入全真宗谱,成为全真教初祖呢?从现存全真教史文献看,刘处玄嫡传弟子、全真第三代高道宋德方《全真列祖赋》将东华帝君尊为全真道第一祖。因此,可以推定全真教宗祖谱中五祖的完全推定当不晚于元初。(按宋德方逝于定宗贵由二年,公元1247年)至于具体过程,尚待进一步研究。另据前文所述金世宗大定二十七年(1187)世宗为丘长春建庵,中设纯阳、重阳、丹阳三师之像,这说明教门共认的五祖此时似尚未得到一致认同。至元六年(1269)元世祖降诏褒赠五祖七真,表明五祖作为全真宗谱的一重要序列已得到官方认可。

    2、蒙、元时期的三种全真祖谱

    蒙元时期,在全真道内部先后流行三种不同版本的全真宗祖谱。它们分别是一宋德方<全真列祖赋>及与此一体相连的秦志安《金莲正宗记》所载全真宗祖谱。二至元六年与至大三年褒赠全真宗祖诏书所见者。三陈垣《道家金石略》所载元中期<全真祖宗之图>。这三份宗祖谱中第一种出世年代较早,约当大蒙古国时期。第二与第三种大体同时,约为元世祖至成宗、武宗统治时期。从所载传承世系看,三种谱系有同有异。这说明全真宗谱在其最终形成前经历了不同演化阶段,反映全真内部不同宗系对一些教史问题如全真道与传统道教之关系、教门传承等有着不同理解。
甲、宋德方的《全真列祖赋》

    宋德方系全真七子中刘处玄的嫡传大弟子,逝于定宗贵由二年(1247),历事刘长生,王玉阳、丘长春等全真高道,全真教史有“三灯传一灯,一灯续三灯,”[44]之誉。他的<全真列祖赋>历记自全真创教至蒙古帝国时期全真传法世系,其内容有不见于另外两谱者。这份<列祖赋>保存了较早时期全真教内部对宗系传承的看法,是一份很珍贵的文献。

    此赋可以区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论述全真教与传统道教的联系,反映作者极力将年轻的全真教与道教大传统牵联结合的尝试。其云:“三清,全真之主也。不全其真,曷为三清?四帝,全真之师也。不全其真,曷为四帝?由是言之,龙汉以前,赤明以上,全真之教固已行矣。”[45]此种将传统道教崇奉之主神三清、四御与全真教牵联之企图颇值得注意。它表明作为一种道教精神新产物之全真道最终仍复归于中国道教的大传统。按王嚞开创全真教,标榜不主一相,不居一教,凡立会必以三教名之,设教多引六经为据,又教人读《孝经》《般若心居》及《道德经》。表明其意在将传统中国文化中的儒、释、道重新冶为一炉,一洗旧有三教之陈弊,开创一全新之宗教。居于这一动机,在宏道传教时,他虽然也提到以太上为祖,[46]但却很少牵涉传统道教的三清、四帝等神谱。宋德方<全真列祖赋>将传统道教的三清、四帝重新纳入全真传承谱,表明这一时期全真教风出现一次大转变。

    第二部分专论全真列祖之传承,文长不录。兹概述如次:东华帝君(其师为白云之叟)正阳子钟离公――纯阳子吕公――海蟾子刘公――重阳子王公――玉蟾子和公――灵阳子李公――丹阳子马公――长真子谭公――长生子刘公――长春子丘公――玉阳子王公――广宁子郝大通――清净散人孙仙姑――[缺文]――默然子刘师叔――长清子严公――醴泉史风子――回阳子于公――云中子苏公――云阳子姚公。

    这一部分有三点值得注意。其一虽列东华为开教之祖,然又指出其师承为白云之叟。其徒秦志安《金莲正宗记》承之。其二将玉蟾子和公、灵阳子李公列入七真之前,显然系以师礼待之。这种处理方法亦见于秦志安《金莲正宗记》。此书于重阳王真人之后紧接玉蟾和真人、灵阳李真人,然后再另分一卷载七真传记。按秦志安、字彦容,道号通真子,又号樗栎道人。金末,蒙古大军破河南,因北游,师事宋德方,并奉师命主修元《玄都宝藏》“于是补完订正,出于其手者为多。”[47]他逝于太宗十一年(1239),尚未入元。宋德方、秦志安列玉蟾、灵阳二人于师行,虽没有为后世全真宗祖谱所接受,但却是远有端绪。考玉蟾和真人名和德谨,号玉蟾子,灵阳李真人,终身不告人名字,里人但以李先生呼之。[48]大定三年,二人与王嚞同于刘蒋村结茅共处。二人虽非重阳正式弟子,但在内丹修炼方面却曾得到他的指点。《重阳全真集》有诗云:“传以和公与李公,首先一志三人同。”[49]因此重阳与和、李二人的关系实介于师友之间。和、李二人与早期全真教团之关系当重建于重阳仙逝之后。大定十年,重阳归化于汴梁,马丹阳率丘、刘、谭三子入关,致力于重建关中全真道基地。他们首先拜谒和玉蟾、李灵阳于终南太平宫,待二人以师叔礼,二人后亦会同四子修道祖庭。此即《金莲正宗记》所载早期全真道尊和、李二人分别为二、三祖之理由。[50]又马钰《金玉集》屡称和氏为师叔。和玉蟾逝于大定十年,即王嚞归逝后两月之后。李灵阳逝于大定二十九年(1189),时丘处机为主丧事。其三宋德方全真宗祖谱最后新奇之处表现在,于七真之后续以若干位重阳、丹阳在关中度脱的弟子。他们分别是:默然子刘师叔、长清子严公、醴泉史风子、回阳子于公、云中子苏公、云阳子姚公等六人。据碑文,此名单尚有缺漏。对此诸人,我们于此参照李道谦《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予以考明。

    默然子刘师叔即刘通微,道号默然子,东莱掖城人。大定七年(1167),王重阳游东海,途经掖城,“与之同话,机缘契合,授以修真秘旨及今名号。”[51]刘通微于金时道价甚重,章宗曾诏见问道。他归化于承安元年(1196),有《全道集》行世。长清子严公名严处常,道号长清子,京兆栎阳人,系重阳外戚。大定三年(1163)师事重阳于终南刘蒋村修道之所,后复蒙丹阳印可。严处常化于大定二十三年(1183)。醴泉史风子即史处厚,乾州醴泉人。大定二年(1162)礼重阳于终南,重阳授其全真性命之学,并训名处厚,号洞阳子。“(大定)七年丁亥,重阳将游东海,欲令侍行,先生辞以母老,不敢远游,重阳遂画三髻道者立于云中,傍有一松一鹤付之。”[52]丘刘谭马四子入关,与其重续道缘,“师即与四师同葺刘蒋庵居之。丹阳屡以诗词训告,将第诱掖。”史处厚逝于大定十四年(1174),初葬醴泉,次年丹阳迁葬于刘蒋祖庭。回阳子于公未见李书载述,疑即于通清,道号真光子,河东隰州人。大定十九年(1179)师丹阳于祖庭,获授道要。明昌年复追随丘长春,居山东栖霞太虚观。后尊师命,传道北京(今辽阳)华阳观宏道,度弟子千人。兴定元年(1217)归化。云中子苏公即苏铉,道号云中子,陕西蒲城人。系马丹阳在关中点化的大弟子。大定十一年(1171)师丹阳于终南祖庭,丹阳留侍左右并付以道妙。苏铉深得师传,道行精深,关中道小丹阳,道缘甚兴。他归化于乃马真后称制之四年(1245)。云阳子姚公即姚铉,道号云中子,终南蒋夏村人。系重阳表亲。丘刘谭马四子抵祖庭,“乃弃家捐累,乞受道于丹阳宗师。[53]丹阳赐今名、号,并道要。姚铉著有《破述集》行世。

    上述六人,刘通微、严处常、史处厚系王嚞之及门弟子,入道时间均早于全真七子,然除刘通微外,严、史二人又复蒙丹阳印可。可见他们的丹道修持实未臻精妙。此外于宏道传教方面,三人均无太多建树。宋德方将他们列于七真之后,显然系因为他们都及门祖师重阳,辈份与七真相同。至于苏铉、姚铉、于通清则为马丹阳居终南祖庭时度化的弟子,辈份与宋德方本人及十八士同。将他们也列入宗祖谱似乎不太合适,因为如果像这样一概律以入道先后的修谱思路,则后世的全真宗谱势必无法延续。此后不久出世的两种系谱均将此六人从传承世系中汰弃,实是一明智之举。

    乙、至元六年,武大三年的崇道诏书

    至元六年(1269)应全真掌教大宗师张志敬的请求,元世祖降诏褒赠全真教五祖七真以尊号,这是元皇室第一次大规模追封全真列代祖师。它标志全真道的宗祖传承谱系首次得到皇室的认可。为行文方便,现摘录诏书所赠五祖七真封号如下:

    东华教主可赠东华紫府少阳帝君
    正阳钟离真人可赠正阳开悟传道真君
    纯阳吕真人可赠纯阳演正警化真君
    海蟾刘真人可赠海蟾明悟宏道真君
    重阳王真人可赠重阳全真开化真君
    丹阳先生马钰可赠丹阳抱一无为真人
    长真先生谭处端可赠长真云水蕴德真人
    长生先生刘处玄可赠长生辅化明德真人
    长春先生丘处机可赠长春演道主教真人
    玉阳先生王处一可赠玉阳体玄广度真人
    广宁先生郝大通可赠广宁通玄太古真人
    清净散人孙不二可赠清净渊贞顺德真人

    此事不见于《元史世祖本纪》,然李道谦《甘水仙源录》亦载此诏于卷首。又按民国十六年出世的《觉云本支道流薪传》称“元世祖皇帝御赐龙门派字辈二十字,有清复奉敕赐八十字,续满一百字。”[55]此二十字为“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56]按此事不见于《元史》及教内文献、碑铭记载,不知所本为何。

    至大三年(1310),应大宗师苗道一吁请,武宗又再次追加全真祖真以封号。此次追赠不仅范围较至元诏有所扩大,此即由五祖七真扩大为五祖、七真、十八大士,而且所赠封号亦较前诏为荣显。除东华帝君升格为八字大帝君之外,正阳、纯阳、海蟾、重阳概由六字真君晋为八字帝君。七真亦由六字真人升为八字真君。十八大士则一律封赠为真人。此表列如下:

    东华紫府辅元立极大帝君
    正阳开悟传道垂教帝君
    纯阳演正警化孚佑帝君
    海蟾明悟弘道纯佑帝君
    重阳全真开化辅极帝君

    丹阳抱一无为普化真君
    长真凝神玄静蕴德真君   
    长生辅化崇玄明德真君
    玉阳休玄广慈普度真君
    广宁通玄妙极太古真君
    清净渊贞玄虚顺化真君

    中贞翊教玄应真人赵道坚
    元明普照崇德真人宋道安
    无为抱道素德真人夏志诚
    颐神资道葆光真人王志明
    明诚体妙虚寂真人孙志坚
    诚纯复朴冲寂真人于志可
    应缘扶教崇道真人张志素
    通微复静冲虚真人郑志修
    保真素朴静应真人鞠志园
    重玄广德冲用真人孟志稳
    悟真凝化纯素真人张志远
    体元抱德冲悟真人基志远
    虚明凝静守一真人何志清
    洞虚得一玄通真人杨志静
    通虚妙道冲和真人潘德冲[57]

    此碑载于《道家金石略》不见于《元史武宗本纪》。此列五祖、七真、十八士于封赠行列,在全真宗祖谱演变之历史中又前进一步。

    丙,全真祖宗之图

    最后一种全真宗祖谱见于陈垣《道家金石略》所载。与前两谱相比,该谱内容又更为丰富,结构亦较复杂。然此谱当早于武宗至大三年,晚于至元六年。全图刻于一石碑之上,共分五截。第一截由太上老君及先秦道家诸子组成。第二截为五祖。第三截为七真。第四截为十八士。第五截由入元之后的六位掌教宗师组成。文每组神均分主位、辅位。兹录图如下:

    全真祖宗之图
    第一截             冲虚真人列子
    老子及道家诸子   通玄真人文子
               无上真人关令尹
    (主位)          金阙玄元上德皇帝太上老君 二月十五日降 四月初八日升
    太极真人徐甲
    洞灵真人亢仓子
    南华真人庄子
    海蟾明悟弘道真君刘(十二月二十四日降,十一月二十七日升)
    正阳开悟传道真君钟离(四月十五日降,五月二十日升)

    第二截

    五祖
    (主位)          东华紫府少阳帝君王(六月十五日降,十月十六日升)
    纯阳演正警化真君吕(四月十四日降,五月二十日升)
    重阳全真开化真君王(十二月二十二日降,正月初四日升)

    第三截

    七真              广宁通玄太古真人郝(正月初三日降,十二月三十日升)
    长春演道主教真人丘(正月十九日降,七月初九日升)
    长真云水蕴德真人谭(三月初一日降,四月初一日升)
    丹阳抱一无为真人马(五月二十日降,十二月二十二日升)
    长生辅化明德真人刘(七月十二日降,三月初六时升)
    玉阳体玄广度真人王(三月十八日降,四月二十三日升)
    清净渊贞顺德真人刘(按应为孙)(正月初五日降,十二月二十九日升)

    第四截

    十八士
    长春演道主教真人  通玄大师杨志静
                  清真大师綦志清
                  玄真大师张志远
                  通玄大师李志常
                  崇道大师张志素
    葆光大师王志明
    清贫道人夏志诚
    清和大师尹志平
    虚净大师赵道坚
    冲虚大师宋道安
    虚寂大师孙志坚
    清虚大师宋德方
    冲虚大师于志可
    通真大师鞠志方(《西游记》作鞠志圆)
    颐真大师郑志修
    悟真大师孟志稳
    保真大师何志清
    冲和大师潘德冲
 
    第五截

    掌教宗师  存神应化洞明真人祁(十一月十四日降,十一月二十日升)
             光先体道诚明真人张(正月十七日降,十二月二十九日升)
    长春演道  清和演道玄德真人尹(正月十九日降,二月初六日升)
    主教真人   真常至德佑玄真人李(正月二十日降,六月二十日升)
            崇真光教纯真真人王(十月十八日降,十一月二十一日升)
    辅元履道玄逸真人张(十二月十一日降,上升日不清)

    此图与前两谱比较;有三点变动:其一碑中第一截所载太上老君及先秦道家诸子如列子、文子、徐甲、关令尹喜、亢仓子、庄子等人不见于上述两谱。按老子系传统道教各派共同承认的开教之主,全真教倡导三教合一,教祖王嚞在立教之初对老子就予以很大的尊重。全真祖宗图将老子及相关先秦道家诸子列为教门宗祖,应在情理之中。这说明这一时期的全真道已完全归依于传统道教,承认自身乃道教传统精神之延续。又元顺帝后至元三年,加封文始尹真人为无上太初博文文始真君,徐甲为垂慈感圣慈化应御真君,庚桑子为洞灵感化超蹈混然真君,文子通玄光畅升元敏诱真君,列子冲虚至德遁世游乐真君,庄子南华至极雄文弘道真君。[59]此或亦系应全真教徒所请。其二该图除认可至元六年诏书所列五祖、七真处,还增加十八士及全真历代掌教宗师。这就一方面使得全真宗祖谱内容更加完善,另外也为后世的续修提供空间。其三该图对太上老君、五祖七真、历代掌教宗师项下均标有确切的降、升日期及分出主位、辅位,显然这是为全真一系的宫观举行仪式活动提供指导。因为按惯例,在祖师降诞、上升节日,全真宫观都会举办相关法事,以示纪念。因此,该图与全真宫观生活密切相关,是一份实用性很强的图谱。关于此图的出世年代,原碑中没有标出,然而根据图中显示的五祖七真封号中所列六位掌教宗师中最晚者为辅元履道玄逸真人张志仙。其掌教时间为元至元二十二(1285)至成宗大德年间。此图于张志仙之升日标识“不清”二字,说明他可能还在世。又其没有使用武宗至大三年加赠祖真的封号,表明此图应早于该时,据此,我考定此图年代为至元二十二年之后,至大三年之前。

    按此图对后世全真道影响颇大。明代万历年间的《宝善卷》录戴朴素于宪宗景泰年(1450-1457)编“道德天尊宝字前后五祖七真像”[60]所包含之全真宗祖谱即大体沿袭该图。所不同的是明代的那件全真宗祖谱将南五祖列入宗系。这说明当时内丹道南北二宗之融合已显现于宗谱的深层。
最后,我想顺便提一下载于元道士上阳子陈致虚《金丹大要仙派》中的全真祖谱。该谱除增列陈致虚个人之丹道传承及教祖老子外,几全袭至大三年诏书所列。不过陈致虚在《金丹大要》一书中又提到自海蟾至紫阳、杏林、紫贤、泥丸、海琼等内丹道南派传系。可见,他已有统合南北二宗的趋势。[61]

    以上我们以全真教史中蒙元时期出现的三种不同的宗祖谱系相关问题进行比较研究。由中我们看出全真宗祖谱的演变显示出由简到繁的整体趋势。这与全真道自身的发展息息相通,由中体现的全真道不断增强的对道教传统精神的归依值得我们深思。从整个道教发展史看,全真道由创教初期强调突破道教传统转入重新接续传统正是道教史上各派发展的共同之路。

    注释:

    [1]参阅秦志安《金莲正宗记》《道藏》第三册(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1994,以下所引《道藏》同。),刘志玄、谢西蟾《金莲正宗仙源像传》《道藏》第3册,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 》《道藏》第5册。
    [2]王嚞《重阳全真集》卷一《道藏》第25册。
    [3]《重阳全真集》卷二《赠孙二姑》,注云:“二姑乃马钰室家,先生两次以梨剖割,与夫妻分食之,意欲俱化也。”据此,此孙二姑当即孙不二。
    [4]《重阳全真集》卷十“郝升化余打破罐,因赠二绝。”其一绝云:“扑破真皮罐,却得害风欢,直待悟残余,有个人人唤。”按郝升即郝大通。
    [5]马钰《重阳教化集·刘愚之序》《道藏》第25册。
    [6]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一《道藏》第5册。
    [7]徐琰《广宁通玄太古真人郝宗师道行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1988),页673。
    [8]马钰《渐悟集》卷上《道藏》第25册。
    [9]《四仙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1988)页430。
    [10]刘长生《大基山诗及灵虚宫诗刻》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436。
    [11]耶律楚材《玄风庆会录》《道藏》第3册。
    [12]金源璹《长真子谭真人仙迹碑铭》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454。
    [13]谭处端《水云集·范怿序》《道藏》第25册。
    [14]丘处机《磻溪集·毛麾序》《道藏》第25册。
    [15]王嚞《重阳全真集》卷一,《道藏》第25册。
    [16]谭处端《水云集》卷上《道藏》第25册。
    [17]李道谦《全真第五代宗师长春演道主教真人内传》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634。
    [18]19][20]尹志平《北游录》卷一《道藏》第23册。
    [21]徐琰《广宁通玄太古真人郝宗师道行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673。
    [22]陈垣先生最先注意到这一现象,他在《道家金石略》所收徐琰碑加按语说:“然则七真连重阳合计,孙不二不在内也。”参该书第674页。
    [23]王鹗《重修亳州太清宫太极殿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847。
    [24]程巨夫《徐真人道行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712。
    [25]谭处端《水云集》卷下《道藏》第25册。
    [26]王处一《云光集》卷四《道藏》第25册。
    [27]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五《道藏》第3册。
    [28]徐琰《广宁通玄太古真人郝宗师碑铭》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673。
    [29]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 续编》卷三《道藏》第5册。
    [30]参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卷上及卷下《道藏》第34册。
    [31]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五《道藏》第3册。
    [32]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 续编》卷三《道藏》第5册。
    [33][34]尹志平《北游录》卷一《道藏》第33册。
    [35]王嚞《重阳全真集》卷九《道藏》第25册。
    [36]金源璹《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载李道谦《甘水仙源录》卷一《道藏》第19册。
    [37]刘祖谦《终南山重阳祖师仙迹记》载李道谦《甘水仙源录》卷一《道藏》第19册。
    [38]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一《道藏》第3册。
    [39]李道谦《七真年谱》《道藏》第3册。
    [40]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 续编》卷一《道藏》第5册。
    [41]马钰《渐悟集》卷上《道藏》第25册。
    [42]谭处端《水云集》卷中《道藏》第25册。
    [43]参拙著《唐宋内丹道教》第八、九、十章(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1)。
    [44]王处一《云光集》卷四《道藏》第25册。
    [45]王利用《玄都弘教披云真人道行之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页753。
    [46]宋德方《全真列祖赋》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593。
    [47]王嚞《重阳真人金关玉锁诀》云:“太上为祖,释加为宗,夫子为科牌”。《道藏》第25册。
    [48]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二《道藏》第3册。
    [49]元好问《通真子秦公道行碑铭》载李道谦《甘水仙源录》《道藏》第19册。
    [50]李道谦《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上《道藏》第19册。
    [51]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二《道藏》第3册。
    [52][53][54]李道谦《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上《道藏》第19册。
    [55]《崇道诏书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593。
    [56][57]《觉方本支道统薪传》载《中华续道藏》初辑1(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页993-1000。
    [58]《天诏加封祖真人碑》载陈垣《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731-732。
    [59]《全真祖宗之图》《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页595-598。
    [60]《元史顺帝纪》。
    [61]参王育成《明代彩绘全真宗祖图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页33-34、页36。按王教授没有注意此宗祖图之渊源及与本文所述《全真祖宗之图》的承继关系。
    (卢国龙编《全真弘道集:全真道——传承与开创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青松出版社2004年版,第91—125页)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