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愿与修证——王重阳的创教与修真



时间:2014-07-30 11:53        点击:


                                               作者:周立升  教授

    金元之际创立的全真道,以感悟“全真”、修仙证真为鹄的,从而成为在中国影响最大的道教教派之一。笔者拟从王重阳的传教与修真这一维度,论述本文的主题——行愿与修真。

    一、重阳创教

    王重阳(1112—1170),名喆,字知明,道号重阳子,京兆咸阳大魏村人。家业丰厚,为咸阳望族。他原名中孚,字允卿,据称“膂力倍人,才名拔俗,蚤通经史,晚习刀弓。”[1]早年曾两次应试,一次是应文试,在废齐刘豫摄事时,但却忤意而黜;一次是应武举,在金熙宗天眷年间(约1138或1139),得中甲科。中武举之后,他易名德威,字世雄,足见其秣马厉兵之志。然而其仕途并不称心,只分拨在甘河镇任酒监。由于战争频仍,饥荒连年,以至人相食,当时咸阳、醴泉唯有王家富魁两邑,“其大父乃出余以赒之,远而不及者咸来劫取,邻里三百户余亦因而侵之,家财为之一空。“[2]是后,慨然入道,并于终南刘蒋村居之。遂置家事不问,半醉高吟曰:“昔日庞居士,如今王害风。”自此,人皆呼曰“王害风”。据《甘水仙源录·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载:正隆己卯(1159)季夏既望,王重阳于甘河镇醉中啖肉,遇两位穿毡衣的道者,遂授以口诀,其后愈狂。第二年庚辰,再遇道人于醴泉,留歌颂五篇即“秘语五篇”[3]。于是他尽断诸缘,拂衣尘外,过起了超俗遁世的生活。金大定元年辛巳(1161),王重阳入住终南山南时村,他掘地为穴,封高数尺,圹深丈余,穴居打坐,佯狂传道,名“活死人墓”,在墓的四隅各植海棠一株,口称“将来使四海教风为一家耳”。大定三年癸未(1163)秋,他自填其穴,弃“活死人墓”,与和玉蟾、李灵阳结庵于终南刘蒋村北,寓水中坻,静心修炼。他在陕西终南山一带日夜苦心经营,但收效甚微,道徒寥寥无几,只有史处厚、严处常、刘通微相继受业为弟子。大定七年丁亥岁(1167)四月二十六日,他放火自焚其庵,邻里争相救火,王喆却婆娑起舞。乃作《烧庵》诗曰:“茅庵烧了事休休,决有人人却要修。便做惺惺诚猛烈,怎生学得我风流。”[4]他浪迹江湖,云游方外,迤骊东行,经咸阳,出潼关,过洛阳,谒上清宫,题诗于壁间曰:“丘谭王风捉马刘,昆仑顶上打玉球。你还搬在寰海内,赢得三千八百筹。”[5]经过近四个月的长途跋涉,于大定七年(1167)闰七月十八日抵达胶东宁海州(今烟台市牟平区)径至儒者范明叔家。在宁海,他先后度化了七位弟子,此即后来敬称的“北七真”,亦通称“北七子”。他们是: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王重阳与马宜甫会面,问答契合,乃筑室于马氏南园,题名曰“全真堂”。“全真”的道号由此揭出,标志着“全真道”正式立教。

    在王重阳及其七大弟子的努力下,全真道在山东半岛获得了蓬勃发展。金大定八年(1168)秋八月,王重阳伙同弟子在文登姜实庵设立了“三教七宝会”;大定九年(1169)八月在宁海创立了“三教金莲会”;同年九月,在福山建立了“三教三光会”;之后在登州建立了“三教玉华会”;十月又在莱州建立了“三教平等会”。短短两年时间,王重阳便同几位高徒建立了五个全真道的基层会道组织,说明全真道的信徒逐渐增加,影响逐渐扩大,胶东半岛成了全真道的重要阵地。

    金大定九年(1169)秋末,王重阳留王处一、郝大通在铁查山修炼、传道,自己亲率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回关中,途经汴梁(今开封市),寓于王氏客栈,不幸罹患急症,于大定十年(1170)正月初四日登真。在他弥留之际,曾嘱托四大弟子务必振兴全真道。马、谭、刘、丘四人扶王重阳的灵柩回关中,安葬于其故旧隐修之地终南刘蒋村,结庐守墓三年。大定十四年(1174)中秋,守墓期满,马、谭、刘、丘四人游秦渡镇,投宿真武庙,月夜四人各言其志:马钰云“斗贫”,谭处端云“斗是”,刘处玄云“斗志”,丘处机云“斗闲”。翌日,四人分手,马钰留驻重新修葺的刘蒋故庵,称曰“祖庭”;谭处端、刘处玄游洛阳;丘处机隐磻溪。在守墓期间,郝大通也于大定十一年(1171)由铁查山赶来,并想与四位师兄同庐墓侧,由于谭处端的讥讽,第二天即离开刘蒋至岐山,大定十三年(1173)度关而东,云游赵、魏间。大定十五年(1175)夏,孙不二亦西入关,未几即出关游洛阳,居风仙姑洞修真接引弟子。这样,全真道的活动中心便由山东半岛转移到了关中和中原地区。

    二、全真指要

    王重阳创立的全真道,其教理教义的最大特色,就是寻觅到了人类共同的灵性——真性,一个未经物欲染着的灵性,因此他用“全真”来命名该教。《全真堂》诗云:“堂名名号号全真,寂正逍遥子细陈。岂用草茅遮雨露,亦非瓦屋度秋春。一间闲舍应难得,四假凡躯是此因。常盖常修安在地,任眠任宿不离身。有时觉后尤宽大,每到醒来愈爱亲。气血转流浑不漏,精神交结永无津。慧灯内照通三曜,福注长生出六尘。自哂堂中心火灭,何妨诸寇积柴薪。[6]依王重阳的解释,“全真”的义蕴有:投真换假、识心见性和福注长生三个方面。

    关于“投真换假”,他说:“好把灵明开远近,便令性曜出西东。投真换假光辉至,步步莲花接上宫。”[7]。这儿的“真”与道家老庄是一脉相承的。在老子、庄子那儿,“真”就是自然、纯朴、诚实、不虚假,如老子说:“其精甚真,其中有信。”[8]。庄子说:“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9]。
关于“识心见性”,王重阳说:“识心见性全真觉,知汞通铅结善芽。马子休令川拨棹,猿儿莫似浪淘沙。慧灯放出腾宵外,照断繁云见彩霞。”[10]此处之“真”谓真心、真性。在老庄那儿,真性乃指本性、天性、自然之性。如庄子说:“此马之真性也”,[11]有时庄子也把真心称作“真君”、“真宰”。

    关于“福注长生”,王重阳说:“慧灯内照通三曜,福注长生出六尘。自哂堂中心火灭,何妨诸寇积柴薪。”[12]。“福注(注同住)长生”也就是全真而仙,此乃全真道的修持目标。这与老庄也是先后承传的,老子说:“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13]庄子描述女禹修炼过程时说:首先是外天下、外物、外生,然后是朝彻、见独、无古今,最后达到不死不生,所谓不死不生,也就是长生不死。[14]

    就全真的哲学思想而论,其要旨不外本体和伦理两大层面。从本体层面言,全真因保全、完备、纯粹人的本真而得名,而人的本真就是人的道性,因此真也就是道。在老庄那儿,真与道往往是二而一的。如庄子说:“人特以有君为愈乎己,而身犹死之,而况其真乎!”[15]王重阳说:“道在性长在”[16],“心如朗月天心运,性似清风道性流。”[17]道是无形的,真也是无形的。具体的物是有形、有限的,有生有灭的,因此就不是本真,只有返朴(道)才能归真。“存神养浩全真性,骨体凡躯且浑尘。”[18]“返见本初真面目,白云稳驾一仙神。”[19]在《金关玉锁决》中他还说:“《经》云: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从真性所生为人者,亦复如是。”[20]

    从伦理层面言,全真的道德指归即是至善。人的生命本来是完整的、圆满的、是禀受了“真性”、“灵光”的。在上古至德之世,人们行为凝重,纯朴无私,相互不用智巧,所以本性不至离失;无贪无欲,所以纯真朴实;纯真朴实,所以与道合真。降及后世,当人尘落于现实生活之中,自觉不自觉的为物欲、情欲牵动,被名缰、利索缠绕,道亡德丧,朴失性离,情随欲动,性随情迁,天真耗尽,迷而不返。所以王重阳才行愿济世以度人,使人们返朴还淳,守静致虚,养亘初之灵物,见真如之妙性,识本来之面目,复真常之自然。他说:“夫全真者,是大道之清虚无为潇洒之门户,乃纯正之家风,是重阳之活计。”“自见道德之祖宗,认是清闲之源本,乃性命之妙门,是脱神仙之模子。人人悟透此玄机,乃得长生而久视,不是惑言而说人,亦非邪术而诱你。酷告全真之高士,奉劝世上之迷徒,各各悟取害风言,人人同登于正教。如今说下修行之端的,能绝群迷之疑虑,伏望人人离俗以登真,一一断尘而得道,然愿一切众生,皆登仙阙者矣。”[21]。

    总之,全真即是至真、至善、至美,是圆融无碍的,是尽善尽美的合一。全真就是全万物之本真,这个本真就是万物蕴含的道。由道所生为人者,亦当独全其真。

    三、修仙证真

    修仙证真是王重阳了达性命的根本。他在《辞世颂》中说:地肺重阳子,呼为王害风。来时长日月,去后任西东。作伴云和水,为邻虚与空。一灵真性在,不与众心同。[22]这儿,王重阳所谓的真性,指的是死后真实存在的性灵。在他看来,证悟之人的真性与尘俗之人的心灵是不同的。尘俗之人,由于社会生活的误导,由于酒色才气的熏陶,完整的心灵被生生地扭曲了,是非善恶,人妖神鬼,全然昧了。而证悟之人,捐舍情欲,返朴还淳,灵光真性,一存于道。对生死、生命和仙真,有着特殊的感受和关注。

    (一)生死的感悟

    生死问题是人类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也是一切宗教的核心问题,真可谓之“重中之重”。因此,儒、释、道均对之作出特殊的反映与阐释。世俗之人总是喜生惧死、贪生恶死,认为人生在世就要享尽清福,受尽荣华,“酒饮清光滑辣,肉餐软美香甜”。[23]贪名图利,纵欲顺情,爱河流浪,欲海涌波,那就只好命赴黄泉,直奔酆都。因此,宗教总是劝人超离此岸而渡赴彼岸。全真道亦不例外。王重阳说:“叹人身,如草露。却被晨晖,晞转还归土。百载光阴难得住。只恋尘寰,甘受辛中苦。”。[24]又说;“百年恰似水中泡。一灭一生何太速,风烛时烧。”[25]“堪叹生老病死,世间大病洪疴。伤嗟戆卤强添和,怎免轮回这个。”[26]对于六道轮回,王重阳表现出一种无奈的哀叹。“世上轮回等等人,各分神性各分因。百年大限从胎死,五蕴都归尘下尘。”[27]“一个灵明,因何堕落,扑入凡胎处。轮回贩骨,几时休歇停住。”[28]他描述人到死亡时的悲凉说:“问罪过、讳无谈矫。当时间,令小鬼,将业镜前照。失尿,和骨骰软了,也兀底。”[29] “福谢身危,忽尔年龄限满。差小鬼、便来追唤。当时间,领拽到,阎王前面。”[30]又说“酆都路,定置个、凌迟所。便安排了,铁床镬汤,刀山剑树。”“鬼使勾名持黑簿,没推辞、与他去。早掉下这尸骸,不借妻儿与女。地狱中长受苦,地狱中长受苦。”[31]

    如何解脱六道轮回免除人生的苦恼呢?王重阳以比喻的方式,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即不要在世间不断的投胎,一再抢夺肉体以为居舍,应通过修证,使新生命诞生在西王母的瑶池中,成为一朵清香的白莲。“莫希夺舍学投胎,便向瑶池下手载。生出白莲花一朵,清香直许透天台。”[32]又说:“会步修行路,应先上宝台。仰瞻超廓落,俯看免轮回。清净真灵现,玲珑慧眼开。须凭颠倒法,怎得倒颠来。”[33]所谓“颠倒法”也就是功行双全的修仙大法,所谓“倒颠来”也就是内外双修的实地修证。相传他死后示现的形象就是伴着白龟和莲花端坐在空中。[34]

    (二)对生命的觉解

    天地之生人为贵。世间的一切,最贵重的莫过于人的生命,因此儒道两家对人的生命最为关爱和养护。特别是道家和道教,对生命的特点和奥妙、对养生之道,进行了深入系统地探讨和研究,形成为人体科学和生命科学,为人们的健康长寿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王重阳说:“天地唯尊人亦贵,日月与星临。道释儒经理最深,精气助神愔。四个三般都晓彻,丹结变成金。衮上明堂透玉岑,空外得知音。”[35]正是在“天地唯尊人亦贵”之理念的范导下,王重阳高唱出“我命在我不由天”的浩然正气歌,他唱道:“自坐自坐,木上见真火。自哿自哿,从前没灾祸。雨东方妥诚堪可,润叶滋枝成花朵。结团团,宝珠颗。翠雾腾空外遍锁,白露凝虚上负荷。换构交睡同舒他,性命方知无包裹,不由天,只由我。”[36]又吟曰:“一失人身万劫休,如何能得此中修。须知未老闻强健,弃穴趖坟云水游。云水游兮别有乐,无虑无思无做作。一枕清风宿世因,一轮明月前生约。”[37]他劝人放弃一切,专事修行,以便名列仙班,长生久视。他说:“简声频,简声快,休妻别子断恩爱。往昔亲情总休怪,害风不把三光昧。酆都鬼使已回头,黑府除名无追对。口能言,心能行,蓬莱稳路是长生。”[38]在王重阳看来,生命的最高价值不是享受,不是满足人的各种非分欲望,而是长生成仙,快乐逍遥。他让全真道人离俗出家,放弃世俗之人很难割舍的一切,如父母妻儿、名利声色等等;他们游于方外,捐弃了世俗社会的身份和地位、权利和责任。按理说,这种割舍和捐弃是极其痛苦的,然而王重阳却认为那是“别有乐”的,因为从此可以无思无虑,伴着清风和明月,逍遥于云水之中。正如他所唱的:“自在自在真自在,不论高低及内外。照见五蕴即皆空,咄了八方无罣碍。维摩笑我因何退,我笑维摩尚礼拜。教公认得这害风,大家总赴龙华会。”[39]表现出王重阳已超越了一切痛苦,从而获得了恬适和愉悦,得以乘神舟达彼岸,进入仙圣之乡、玉清之境。

    (三)对仙真的畅想

    王重阳对仙真的畅想、对仙界的向往,是由其“悟真”而来。所谓悟真不过是对世俗的一切做彻底的放弃,对世俗的无谓选择做彻底的超越,从而获得一种一劳永逸的终极选择——全真。从宗教的维度说,全真乃是一种最高的精神满足,这种最高的、极致的精神满足,只能从虔诚的神仙信仰中获得。而神仙在王重阳看来,不过是人处在气神相结的和谐状态,“气神相结,谓之神仙”。[40]由于王重阳强调以神御气,从而确立了元神可以脱离形体而住世或超升天界的可能性。但他反对传统道教长期以来所宣扬的肉体不死的长生信仰,认为那是愚妄不达真道。他的仙真观是对道教信仰的革新,是一种创造性的发展。如何修仙证真呢?他在回答马钰的问话时说:“修者真身之道,行者是性命也,名为修行也。”“这真性不乱,万缘不挂,不去不来,此是长生不死也。”[41]显然,这就有别于传统道教的长生不死观了。在《修仙了性秘诀》中,王重阳讲的更为精密。他说:“只要人人自悟,不用摇筋摆髓之功,亦没惑人采战之术,但会无为之初始,自觉神炁而冲和,自然丹炉而药就,显现灵砂而照照,明彻神光而灿灿,自见道德之祖宗,认是清闲之源本,乃性命之妙门,是脱神仙之模子。人人悟透此玄机,乃得长生而久视。”[42]

    基于上述理念,王重阳在继承葛洪神仙说的基础上,提出了他的五等仙说,即:鬼仙、地仙、剑仙、神仙和天仙。[43]显然,剑仙和人仙是不同的。“人仙不必论”,剑仙“好战争”。所谓“好战争”乃指“第一先战退无名烦恼,第二夜间境中要战退三尸阴鬼,第三战退万法。”[44]

    最后,我们引用王重阳在一幅自画像上的名曰《传神颂》的题词作为结语。其颂曰:“来自何方,去由何路。一脚不移,回头即悟。”[45]既然“一脚不移”,那么来和去的过程也就是如如为一,感悟那个未生时已然如此,既生后亦然如此的灵明真性,那么真性也就超越了有限的形躯,有限的境遇,内忘乎其身,外忘乎万物,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在复归本性的意义上获得永恒——全真而仙 。
 
    注释:

    [1] 《王重阳集》,齐鲁书社2005年版,第332页。
    [2] 同上,第341页。
    [3] 见《王重阳集》,第333页。
    [4] 同上,第30页。
    [5] 同上,第317页。
    [6][12] 同上,第18页。
    [7] 同上,第6页。
    [8] 《道德经》二十一章。
    [9] 《南华经·知北游》。
    [10] 《王重阳集》,第4页。
    [11] 《南华经·马蹄》。
    [13] 《道德经》五十九章。
    [14][15] 参见《南华经·大宗师》。
    [16][33] 《王重阳集》,第22页。
    [17] 同上,第13页。
    [18] 同上,第34页。
    [19] 同上,第37页。
    [20] 同上,第281页。
    [21] 同上,第298—299页。
    [22] 同上,第141页。
    [23] 同上,第123页。
    [24] 同上,第75页。
    [25] 同上,第84页。
    [26] 同上,第122页。
    [27] 同上,第36页。
    [28] 同上,第57页。
    [29] 同上,第53页。
    [30] 同上,第54页。
    [31] 同上,第61页。
    [32] 同上,第39页。
    [34] 参见《马钰集》,齐鲁书社版2005年版,第154页。
    [35] 《王重阳集》,第69页。
    [36] 同上,第79页。
    [37] 同上,第137—138页。
    [38] 同上,第133页。
    [39] 同上,第138页。
    [40] 同上,第159页。
    [41] 同上,第295页。
    [42] 同上,第298—299页。
    [43] 参见《王重阳集》,第287页。
    [44] 同上,第282页。
    [45] 同上,第139页。
    (《文史哲》2006年第3期)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