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大师李志常传略



时间:2014-07-30 08:44        点击:


                                               作者:郭 武  教授

    李志常,字浩然,号真常子,生于金章宗明昌四年(公元1193年),卒于元宪宗六年(公元1256年),享年64岁。他是全真道早期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曾随丘处机赴西域面见蒙古成吉思汗,继尹志平之后执掌全真道。在掌教期间,李志常曾多次受元统治者召请而为国举行醮仪,并得赐“玄门正脉嗣法演教真常真人”号,从而使全真道在当时的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为全真道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以往,人们对李志常的认识多有不足,这与李氏在道教史上的地位很不相称;故今据道书之记载,略对李志常的生平事迹作一叙述,以昭李氏之功绩。

    李志常的祖先世为治州永年(今河北省永年县)人,宋末因避战乱而迁至淮州范阳(今河北省琢州市),不久后又寄籍于开州观城(在今山东省西部)。他的高祖名皓、曾祖名昌、祖父名明、父亲名蔓,世代皆隐而不耀、品德优良,素为乡邻敬重。据《甘水仙源录·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言,明昌癸丑(公元1193年)春正月十九日,李志常的母亲聂氏曾于夜里梦见一位身着异服的人授予她一个如玉般晶莹的婴儿,醒后便生下了李志常。《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下则说这一天是正月二十日,与《甘水仙源录》所载略有出入。

    李志常2岁时,他的父亲便去世了;至6岁时,其母也辞世而去。母亲辞世后,孤苦伶仃的李志常被他的伯父李蒙(字济川)收养。李蒙是当地的名举子,“赋义两科,屡占上游;虽以四举终场,同进士出身,歉如也”[1]。李蒙见李志常聪慧颖悟并在同龄人中“崭然出头角”[2],于是便很注重对李志常进行文学熏陶,以图将他培养成为出色的儒家文人,使他将来在仕途上或文学上有所成就。岂料李志常并不喜欢文饰,而是“雅好恬淡”并“常默祷高穹,望早逢异师胜友”[3],以图学道成仙。在李志常19岁那年,他的伯父以其已届婚娶之年而同他商议结婚大事,不料李志常却叹道:“本期学道,未涉津涯;若爱欲缠缚,则古人高蹈出尘之事业难乎有成矣!”[4]伯父遂不能如愿。

    辞退亲事之后不久,李志常便负书曳杖而作云水之游。最初,他隐于东莱之牢山,不久后又徙至天柱山之仙人宫。仙人宫的宫主人称“汤阴李仙”或“汤阴李先生”,有早见之能,他观李志常仪表不俗、谈吐不凡而对之大加赞赏,曾对其门徒说:“余在道三十年,老师宿德与之谈论者,能如此子精当,曾不一二见。”[5]又对李志常说:“君玄门大器也,山庵荒僻,非久淹之地;昔祖师(按:指王重阳)所至,异人并出,今独长春(按:指丘机处)在焉,宜往从之;他时成就,未可量也!”[6]李志常于是便辞别了“汤阴李仙”而游往他处。

    当李志常游至即墨(今山东省青岛市)的东山时,正遇上“贞阻丧乱”。此时土匪强盗蜂拥而起,四处烧杀抢掠,闹得人心惶惶,避之犹恐不及。东山山中有一山洞,可以容纳数百人,当地的人们常到此处躲避强盗的掠杀。某一日,强盗又到该地骚扰,百姓们纷纷携财到山中躲藏,李志常也随之上山,由于人多洞小,山洞难以容纳全部难民,众人以李志常后到而将之拒于洞外。他正独自一人在外寻觅藏身之处时,不幸被尾追而来的强盗俘获。强盗向李志常逼问众难民的下落,李志常不作回答,遭到了强盗的拷打,“捶楚惨毒,绝而复苏,竟不以告”[7],从而保全了洞中的百姓。待强盗退走之后,洞中的百姓纷纷出来围住李志常,哭泣着向他表示感谢说:我们这数百口性命全系在您的一句话上,您能忘却不纳之怨而冒死救下我们,真是太超出常情了!于是众人“争为给养”[8]。这件事在当时的社会上广为传颂,成为后来全真道赢得广大百姓信奉的一个原因。

    金宣宗兴定二年(公元1218年)夏六月,李志常闻知丘处机从登州来居莱州传道,于是便前往拜渴。丘处机对他“一见器许,待之异常”[9],并正式将他收为全真道门徒。自此之后,李志常“益自奋励,历兵革、死生、忧患之际,曾不易其所守”[10],在道学知识及修炼方面俱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李志常在即墨时,曾为该地主帅黄某出谋划策而在战火中保全了该城。山东东路转运使田琢(字器之)闻此事,并因李志常德行高尚而下书召之,将李志常请至益都(今山东省青州市),待以宾礼。金宣宗兴定三年(公元1219年)六月,益都副帅张林叛金归宋,使当时宋、金、蒙三方的斗争局势颇显复杂,是年冬十二月,蒙古成吉思汗为了更好地征服并统治中原人民,遣钦差刘仲禄等人抵东莱掖县昊天观,斋诏备礼而请丘处机北上燕京,得丘处机应允。作为丘处机弟子的李志常,见其师去意已定且将途经益都,深知若不早做工作,叛服无常的益都副帅张林必会加以阻滞,于是便往说服张林,以为:“长春师,天人也,今三使征聘(按:指宋、金、蒙三方皇帝遣使召请丘处机),毅然北行,舍近道而即远途,救世之心于斯可见;相君能为推毅,则非惟一方受赐,实四海生灵无涯之福也!”[11]按:当时宋、金、蒙三方逐鹿天下,以蒙古政权势力最强,其独占中原之势已难逆转;而蒙古军队素以残暴著称,每下一城便“不问老幼、妍丑、贫富、逆顺,皆诛之,略不少恕”[12];丘处机即是怀着“欲罢干戈致太平”[13]。的动机而前往应征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将有利于拯救处于战火中的广大百姓。经过李志常的开导,张林很爽快地下文给其所辖各地将领,命令他们对丘处机等人予以放行并“卫送以行”。[14]后人称赞丘处机这次远行“救生灵于鼎镬之中,夺性命于刀锯之下”[15],其实这里面也有李志常的一份功劳。

    丘处机启程是在接到成吉思汗召请后的次年(公元1220年)正月,他选择了弟子中精明强干者18人从行,李志常就是其中的一员。是年二月,李志常随丘处机抵达燕京(今北京市)。由于成吉思汗已西行,第二年(公元1221年)春天,丘处机等人又继续北上,秋七月方抵阿不罕山(在今阿富汗境内)。阿不罕山距汉地已近万里,山中有汉人千家。这些汉人闻知丘处机一行将来,“逆师罗拜,以为希世之遇,咸请立观,择人主之”[16]。丘处机应这些人之请,决定派李志常在此率众兴建道观并住持之;他让李志常坐上并对众人说:“此子通明中正,学问该洽,今为汝等留此,其善待之。”[17]又赐李志常号为“真常子”,并预书其观额曰“栖霞”。李志常不负其师厚望,率当地群众竭力兴造栖霞观,不久后即告竣工。他还在该地成立了“长春会”、“玉华会”两个道教组织,促进了道教活动在当地的影响。

    元太祖十八年(公元1223年),丘处机从成吉思汗行宫来到栖霞观,在李志常处休息。一天,丘处机乘观内斋客云集之时,当众将一副弓弦交给了李志常;李志常默默地接过弓弦并将它佩于身上,又挥笔写成诗一首以谢其师,丘处机则含笑收下诗篇。有人以为这次授弓弦显示了丘处机“有付嘱之意”[18]。这年七月,李志常等人随丘处机东还燕京至下水时,因天气炽热,丘处机来到官舍的门楼上纳凉,同时命李志常随行;在门楼上,丘处机对李志常说:“真师不易遇,行道者不易逢,逢之而不易识也。守道之笃……忘饥渴而常宁,至静而遗行,独游乎无极之妙庭。此语汝当记之,以侯他日,自得之耳!”[19]。李志常拜而受之,并乘机向丘处机问道:“以前在山东避乱时,我曾遭强盗追捕,落入了黑洞之中;外面赫日中天,我在洞里却一无所见,由此而想到了人世与阴间是相隔的;我们怎么能知道辞世以后的事呢?请师父开示‘归根复命’之理。”丘处机对答道:人之生死犹如昼夜,乃“幻相”相因之道,叩其道之至,则无有也;当你疑念未起时,身体虽有死生,但却如昼夜了无干涉。又说:“天光湛澄,若太虚之无际,名言象教不可行而喻,斯汝疑心静尽之地。”[20]李志常再拜而受。

    丘处机回到汉地后,各方面的事务日益繁多,故每当四方道俗前来觐谒时,丘都将这些人托付给李志常接待,“凡教门公事,必与闻之”[21]。此时,李志常曾萌发过归隐之念。只是一直未敢吐露;丘处机察知其意,便委婉地对李志常说:以前我有一个姓赵的徒弟,学习很用功,各方面道行都很好;有一天,他忽然向我告辞,欲归隐他处,我曾如此告诫他说:“不应去而去,不为退道,即为慢道。”不知你是否也如此认为?李志常听完后,“愕然知斯言为己设,其念遂绝”[22]。公元1227年,丘处机仙逝,“清和真人”尹志平继任掌教之职,以李志常为“都道录兼领长春宫事”。当时蒙古政权中央机构在禾林,离燕京很远,李志常却每年都要到“朝廷”去一次,“以扶宗诩教为己任,虽龙沙风雪、寒裂肌肤,弗惮也”[23]。

    公元1229年秋,元太宗窝阔台继帝位,在乾楼辇(水名。《元史·太宗本纪》作“怯绿连”,即今克鲁伦河)召见李志常(《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下说是在“庚寅’年,即公元1230年,与太宗继位时间不符)。当时,窝阔台曾下诏令征集天下“通经之士”来教育皇子,李志常乘此次召见之机而向皇帝进献了《诗经》、《尚书》、《孝经》等经籍,大得窝阔台的欢心。元太宗将他挽留在宫,直到冬十二月才依依不舍地放他还山。

    公元1231年冬(《甘水仙源录·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则说是在“庚寅”冬,即公元1230年冬),全真道因“处顺堂绘事有不应者”而遭到了诬告,掌教尹志平受到传讯,道众皆惊骇而散;独李志常大义凛然,向官府请求代尹志平受审。他说:“清和(按:指尹志平),宗师也,职在传道;教门一切,我悉主之,罪则在我,他人无及焉。”[24]来使为其高节所折服,特免去枷锁而将他带入大狱。李志常在狱中时,半夜狱锁忽然自动启开,他便喊狱卒来锁上;过了不久,狱锁又自动开启,他又喊狱卒来重新锁上。如此数次,直至天明,令狱卒大惊。狱卒将这一情况向有关上司作了汇报,令官吏们感到很惊异。这日中午,负责此案的官吏在吃午饭时,忽见所食肉骨上有李志常的像忽现忽隐(《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下则说是“长春相”隐现),令他大惊;于是,“其讼遂息”[25]。

    公元1233年,李志常承诏在燕京教授蒙古族贵官子弟汉文化(共有18人受教),“寂照大师”冯志亨佐其事;“日就月将,而才艺有可称者”[26]。公元1235年,李志常又奉诏在禾林兴建道院并选派高道来此住持。此时,全真道的掌门人虽是尹志平,但全真道与朝廷打交道者却是李志常,故李志常在社会上的名声远比尹志平大得多,“为朝廷所知而数数得旨”[27]。公元1238年正月,尹志平召集全真道重要人物及四方耆宿,当众恳请李志常继任全真道掌教之职;李志常“度不能辞,乃受之”[28],从此正式成为全真道的领袖。

    李志常继任全真道掌教后两个月,大行台断事官忽土虎奉朝廷之命赐其“玄门正脉嗣法演教真常真人”号。是年四月,李志常向朝廷奏呈教门之事,请示对终南山“灵虚观”进行修缮。“灵虚观”是全真教祖王重阳炼真开化之地,此次经李志常请示而得旨改称为“重阳宫”,并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建。“重阳宫”营建完毕后,李志常请于善庆(字伯祥,号洞真子,得赐“冲虚大师”号)住持之,并请旨让他主领陕右道教事务,又请白云纂公及无欲李公辅佐于善庆,从而促使终南山一带的道教进一步走向了兴盛。1245年,李志常又奏请将河东永乐的“纯阳祠”改称为“纯阳宫”。“纯阳”是吕洞宾的号,吕洞宾曾被全真道尊为“五祖”之一;李志常奏请将吕洞宾的祠庙改为宫观,目的不过是想使之升格以提高全真道的地位、扩大全真道的影响。

    公元1246年,元定宗继位,命李志常于戊申(公元1248年)“上元”日在长春宫设“普天大醮”(《甘水仙源录·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则说此次设醮是始于“甲辰春”而终于“戊申春”,即在1244-1248年间,又说醮成后“凡七昼夜,祥应不可殚纪”)。“普天大醮”祀三千六百位神,是道教醮仪中最隆重的一种。在举办这次醮仪期间,李志常还得旨“选行业精严之士,普赐戒箓”[29],“凡名山大川诸大宫观及玄门有道之士,委师(按:指李志常)就给师德名号”[30];这样,就进一步扩大了全真道的势力。

    元宪宗继位后,欲遵祀典而遍祭天下名山大川。辛亥(公元1251年)冬十月,宪宗遣使召李志常至阙下吩咐此事,还亲缄信香、冥心注想、默祷于祀所,亲手将祭祀所用金盒锦幡交付给李志常,又派近侍哈力丹与李志常同行,拨出白金五千两以充费用。李志常离京之日,元宪宗又授之金符、玺书,命他统领天下道教。李志常出京之后,“遍诣岳渎以行祀事”[31],历恒山、泰山、衡山、嵩山、华山等地,每至祭所则设“金箓斋”(道教谓能保镇国柞)三昼夜,“承制赐登坛道众紫衣”,对参预行醮的官吏“赏责有差”,并沿途“询问穷乏,量加赈恤”[32]。后又在济源(今河南省焦作市)合祭四渎,“多有征应”[33]。次年(1252年)正月,李志常奉旨来到终南山祖庭“敬展精衷,恭行祀礼,规度营建,整治玄纲”,“凡山下仙宫道观皆为一到,以是地系教门根本故也”[34],至四月东方还燕京。在回燕京的途中,李志常又绕道经山西永乐纯阳宫,亲视该宫的各项建设,九月始抵燕京。

    公元1253年,元宪宗又命李志常主持举办“金箓大斋”,还命他给天下诸路的道士女冠普发戒碟,并封他为“印押大宗师”。次年(1254年)正月,元宪宗遣使到各处宫观召集诸路高道举行“普天醮”,敕封李志常为“大济度师”,令他率领诸路高道济度海内亡魂,还拨出黄金五百两、白金五千两并龙壁环钮、镇信之物、焚献香灯等物品,以供醮用;“自启事至满散,莺鹤五云之瑞不可殚纪”[35]。过了不久,李志常又念燕京一带亡魂太多,“不以湔洗则无由自新”[36],故向有司奏请专设了一次醮仪,“蒙开释者甚众”[37]。

    公元1255年秋七月,李志常往元宪宗行宫拜见皇帝,恰逢西域诸国使臣来此进贡,蒙古太子及诸王设宴款待。宪宗命李志常参预接待,并将他安排在皇宫附近住宿,以便“咨以治国保民之术”[38]。是年十二月,宪宗召见李志常并对他说:“朕欲天下百姓安生乐业,然与我同此心者未见其人,何如?”李志常奏对道:“自古圣君有爱民之心,则才德之士必应诚而至。”又列举了历代皇帝用贤而致国泰民安之事,深得宪宗赞同。宪宗还命侍臣将李志常所言“书诸册”[39],以使后代永记。这次召见,李志常自正午入宫,至晚上灯时方退出,可见宪宗对他所言是非常感兴趣的。

    公元1256年春天,李志常以老而告辞宪宗。是年六月,他又“倦于接应,谢绝宾客,隐几不言”[40]。一日,李志常正襟危坐,对左右的人说:“昨夜境界异常,吾自知卦数已尽,归其时矣。”[41]又说:我已向有关部门奏请,让张志敬(字义卿,燕京人,得赐号“光先体道诚明真人”)代我执掌教门。第二天,他将符、印及法衣全部交付给张志敬,然后便坐而仙逝了。李志常羽化后,其徒将之葬于五华山之“存存堂”。元世祖中统二年(公元1261年),朝廷追赠他“真常上德宣教真人”号。

    作为全真道的一代宗师,李志常品德高尚,戒行精严,为后世道徒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他“事师谨,与人忠,茹荤饮酒之戒涓毫不犯”[42],主教门二十余年却一无所积,仙逝之时仅有衣衾杖履而已。他性格耿直,不会曲意顺情,故曾招致当时不少人的抱怨;对别人的误解,他以宽大为怀,“一不校复,以诚信待之”[43]。他虽身居高位,但却不忘旧交,如他幼时曾有一友名张本[44],到晚年仍得李志常以兄事之。李志常对全真道的贡献是巨大的,其贡献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注重寻求当时统治者的扶持,“历事三朝,荐承恩顾”[45];这为全真道的发展找到了强有力的靠山。二是注重结纳失意的知识分子,如河南初被蒙古军征服之时,士大夫流寓于燕京者很多,李志常则对之委曲招延,“饭于斋堂,日数十人,或者厌其烦,公(按:指李志常)不恤也”[46];这对扩大全真道队伍,提高全真道素质有很大的意义。三是注重营建道教宫观、扩大道教的影响,如他掌教二十余年,“凡所营建皆公(按:指李志常)指授,翬飞栉比,雄冠一时,四方信施,岁入良多”[47];此举增强了全真道的势力。四是注重培养道教的接班人,如张志敬就是他精心培养出的道教人材;“长春道侣,不下数百,独能识诚明(张志敬)于龄稚,教育成就,卒付重任”[48];此举被称为“将坛高筑拜韩信,千古盛事惊三军”[49]。是故,李志常在当时的道众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地位,云軿所至,倾动南北,香火送迎,络绎不绝”。他的去世给道众带来了巨大的悲哀,“素服长号,若丧考妣,远者出迓仙灵,为位以哭”,“可谓其生也荣,其死也哀”[50]。其死后,张志敬等全真道领袖曾请翰林学士王鹗为其撰铭,对其一生予以了高度评价,铭曰:

    粤惟真常,系出仙李,重阳裔孙,长春嫡子。笑授弓弦,传法微旨。留建栖霞,嗣教伊始,言必成章,动必循理。诚以待士,廉以律己。万日推尊,三朝付倚。善始令终,荣生哀死。苍苍五华,涓涓一水。窈兮窀穸,闷我冠履。付畀得人,追书遗美。有状斯述,有传斯纪。仙灵虽升,仙闻不已。

    李志常著有《又玄集》20卷,但今已佚失,故我们难以具体地考察他的道教思想。现在所能见到的李志常著述仅有《长春真人西游记》2卷。该书记载了丘处机及其弟子远行万里至今中亚细亚面见了成吉思汗的详细过程。李志常根据亲自经历,详细记述了此行途中之道路里程、山川形势、风土民俗、气候语言、珍禽异木,以及师徒间之相互问答、吟咏等事,生动地展现出了一幅西域图景。此书对于研究元史、全真教史、中西交通史及西域地理、民俗等皆有着很重要的史料价值。目前,国外已有此书的英、法、俄文译本。
 
    注释:

    [1][2][3][4][6][7][16][17][18][19][21][25][26][27][28][29][32][33][34][36][37][38][39][40][41][42][43][45][46][47][48][50]《甘水仙源录·玄门掌教大宗师真常真人道行碑铭》,《道藏要籍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
    [5][8][9][10][14][20][22][23][24][30][31][35]《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卷下,《道藏要籍选刊》本。
    [12] 《蒙挞备录·军政》,《丛书集成初编》本。
    [13]《长春真人西游记》,卷下,《道藏要籍选刊》本。
    [15]《金莲正宗记》卷四,《道藏要籍选刊》本。
    [44]张本,字敏之,号讷庵,观津人。幼与李志常为舍生。金宣宗贞佑二年(公元1251年)词赋高第,殊有古意,哀宗正大九年(公元1232年),以翰林学士从曹王。使北见留,遂阴为黄冠。居长春宫将十年,时真常掌教,兄事如昔,尽礼给养。后游济南,倏然而化。见《白云观志》卷二     《白云观记事》。
    [49]《甘水仙源录·玄门掌大宗师诚明真人道行碑铭》,《道藏要籍选刊》本。
    (《中国道教》1998年第1期)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