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道经



时间:2014-07-26 16:05        点击:

                     
                                           ——田诚阳《道经知识宝典》

    1、魏晋时期道教的传播 

    曹魏时期(220一265),道教在受制约的情况之下,部分道士为门阀贵族所罗致,转向门阀贵族之中传播五斗米教,另一部分五斗米教的祭酒徒众,则仍分散于民间传教。道教开始分化成为贵族道教和民间道教两种形式。 

    魏时,太平道随着黄巾起义被镇压而衰微,五斗米道随着张鲁归顺曹操与移民北迁,造成组织分散,其势大减。在经历黄巾起义的风暴之后,魏统治者认为对方士门的活动不可忽视,因而采取了制约政策。 

    这时的曹操,一方面对神仙之术颇感兴趣,企图借之以长寿。他招引了许多方士聚集门下,"庐江左慈、谯郡华陀、甘陵甘始、阳城郡俭无不毕至"。以至在曹操所作乐府《气出唱》、《精烈》等作品中;均表现了神仙思想。另一方面,他又控制这些方士,唯恐他们"惑民"。《三国志•华陀传》引曹植《辩道论》说:"诚恐斯人之徒,接奸宄以欺众,行妖慝以惑民。"黄初三年(222)又颁布敕令,称老子为"贤人",不许当作神灵"妄往祷祝"。

    正由于曹操采取了招引方士并加以制约的政策,使得方士们得以亲近门阀贵族。到魏明帝曹睿之时(227一239),对道教态度有明显改变,据《三国志•吴主传第二》记载: 

    魏明帝太和四年(230),"...沼立都讲祭酒,以教学诸子。遣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亶州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 

    可见曹睿已经解松了对五斗米道的限制,而且派人去海上求神山仙药。这时张鲁之婿燕王曹宇曾一度为大将军,这对天师道(即五斗米道)的传播无疑是有利的。此时达官贵人喜好神仙方术者不在少数,如议郎李覃学辟谷,军谋祭酒弘农董芬之习吐纳等。又有一些著名文人如嵇康、何晏、王弼等既好老庄之书,亦好养生之术,并为之著书立论,如嵇康撰《养生篇》,宣扬"若安期、彭祖之论,可以善求而得。"这便导向神仙方术直接为门阀贵族服务,从而使民间道教急速向贵族道教转化。 

    同时,曹操平汉中后,拔汉中之民数万户以充实长安及三辅,五斗米道之徒民被迫北迁魏地,因而五斗米道原来的组织体系便被打破,祭酒徒众分散各地。张鲁的后继者曾试图重新统一五斗米道,发布了《大道家戒令》,但是无济于事。由此,五斗米道在北方民间传播开来,并且一直传到江南。江南五斗米道信徒中重要人物有门阀贵族郗愔、王羲之、王献之、杜子恭等。 

    这时的民间道教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宗教形式,而是形成一些互不隶属的区域性宗教集团。期间不断掀起群众起义的风暴,其中不少都带有宗教色彩,尤其以披上五斗米道的外衣最为突出。较为著名者有陈瑞,传道于犍为郡(郡治在今四川彭山江口场),自称天师,信徒众多,数以千计。有李流、李雄领导的农民起义,成员多为五斗米道信徒,后与天师道首领范长生联合,称雄蜀地。有孙恩、卢循领导的规模较大的群众起义,一度使东晋朝廷震俱。这些民间道教的起义活动,引起了封建统治者的严密关注,对于道教的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同时也说明了五斗米道如果按照旧有的形式发展下去,已经难以适应封建统治的需要。这时,上层道教的人物也从维护封建统治的目的出发,开始从道教内部进行清整改造。从东晋十六国后期至南北朝时代,中国南北方都出现了由门阀贵族道教徒发起的道教改革活动。道教面临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2、葛洪《抱朴子》及其著录道经目录 
 
    葛洪(283一343)是东晋著名道教理论家、炼丹家、医药家。他著有《抱朴子》一书,分为《内篇》和《外篇》。《抱朴子•自序》说:《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攘邪却祸,属道家;《外篇》言人间得失、世事臧否,属儒家。"《抱朴子》的出现,确立了神仙养生为内、儒术应世为外的新的道教思想体系。他将道教的神仙信仰系统化,理论化,反复论证神仙之存在,阐述了各种神仙方术,宣扬道教徒要以儒家的忠孝仁信为本,否则虽勤于修习也不能成仙。他还对民间道教和某些"流俗道士"的活动猛烈抨击,使道教思想符合统治者的需要。这对道教从原始的民间宗教走向成熟的贵族宗教,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葛洪的《抱朴子内篇》,保存了早期道教的许多史料。其中《遐览》一篇所录道教书名,实际是道教历史上最早的道经目录,他在这部目录之中介绍并著录了其师郑隐所藏道书。郑隐本为西晋大学者,少为儒生,明五经,晚而好道,犹以《礼记》、《尚书》教授不绝,兼综九宫、三奇、推步、天文、地理、阿洛、诚记,解音82律,善鼓琴。师事葛洪从祖父葛玄,受《九鼎丹经》、《金液丹经》、《太清丹经》等,收藏道书甚丰。葛洪将其分为道经和诸符两大类。陈国符先生考其书目,认为分为道经、纪、符和图。关于《遐览篇》著录道经的总数和卷数,各种论著说法不一,今人杨福程先后反复统计得出数字为260种,1298卷。《遐览》提出,郑隐在允许葛洪披阅秘笼之前,"先以道家训教戒书不要者近百卷"稍稍示葛洪,此近百卷道家训教戒书不见于葛洪所疏书名中。其次,在所疏诸符名后,葛洪补充说:"此篇大符也,其余小小,不可具记。"即诸小符之客略而未记如果加上近百卷道家训教戒书和诸小符,郑隐藏书至少也在1400卷以上。尽管其所著录郑隐藏书缺少斋醮科仪之书,而且原始道教经典也遗漏很多,但是由于郑隐藏书之丰富和葛洪著录的经目,后人认为此系道经总集《道藏》编纂之始。 

    另外,《抱朴子》中《对俗》等篇也著录了不少道书,这些道书大部分已亡佚,唯赖其著录使后人可窥魏晋以前古本道经之梗概。《金丹》等篇记载了许多现已失传的炼丹著作,提到许多炼丹药物的品种,详细记录了炼制金丹的方法,集东晋之前炼丹术之大成。葛洪在道教丹学方面的非凡成就,使丹鼎派道教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都很成熟。但是因其只重视个人的实际修炼,难以在群众之中广为普及。不易发挥作为一种官方道教的社会职能,因此事实上不能够完全以仙道学说代替民间道教的发展方向。道教的清整改革以致完全朝向官方化发展,还需要其他上层道教人士的出现。 

    3、上清、灵宝、三皇经系的出现 

    东晋哀帝年间(362一365),江东天师道盛行,造作了大量道书,出现了以造作道书、传授经法为首务的道教经箓派。这是在葛洪建立以金丹道为中心的神仙理论体系之后,以符箓为主的天师道向义理化深入的一次重大发展。其具体表现,便是上清、灵宝、三皇经法之出现。 

    上清经系,以魏华存为第一代真人。实际上清经系是由魏华存创始,而大部分乃是杨羲、许谧、许翔等所共同作。他们在京都建邺(今南京)和句容茅山中的雷平山(长史许谧的家宅与别墅)设立了乩坛,许谧为坛主,杨羲是乩手,又是记录。他们以扶乱为手法,假托"紫虚元君上真司命南岳魏夫人"下降,授以经法,实际上是杨羲所造作。杨许用扶乩的手法,假托"众真降授",造作大量经书,形成了以《上清大洞真经》为主的上清经系。 

    他们所传授和造作的道经大抵为三部分:一为《真诰叙录》之中所说的《上清经》、《黄庭经》、《七元星图》、《灵宝五符》、《西岳公禁山符》、《中黄制虎豹符》;二为《云笈七签•上清经述》中所说《太上宝文》、《太素隐书》、《灵书紫文》、《紫度炎光》、《石精玉马》、《神虎真文》、《高仙羽玄》等;三为《茅山志》中所说《太上三天正法经》及《上清经述》中所说正一真人别授的《治精制鬼法》。南朝陶弘景曾有纂集之上清经目,已亡佚。晋代王灵期也造作边上清经书。故杨羲、许谧所造作上清经书的具体经目、卷数,现在难以考定。北周武帝天和年间(566一569),甄鸾上《笑道论》谓陆修静《三洞经书目录》云:"上清经一百八十六卷一百二十七卷已行。"大既那时行世的共有127卷。 

    上清经系的代表性经典为《上清大洞真经》,此经是《黄庭经》内炼身神思想的发展,重"存养神气"及"吟咏宝章",辅以服气、咽津、念咒、佩符,宣称这是飞升成仙之道。上清经系的出现,表明以符箓为主的天师道,正在转向炼养,有与丹鼎派相融合的趋向。这既是受葛洪神仙理论的影响,同时也是适应统治阶级的需要,目的在逐渐摆脱易为群众暴动所利用的低俗的符水咒术等宗教形式,提高道教的宗教品位。 

    后来南朝齐、梁出现了卓越的道教学者陶弘景,发展了上清派的经义与方术。使道教经箓派更为系统。陶弘景曾从陆修静的弟子孙游岳学道教符图经法,为陆修静再传弟子,继承了杨许所传之上清经箓,并且尊奉魏华存及"一杨二许"为前四代宗师,开创了茅山宗。他留下的道经主要有《真灵位业图》、《真诰》、《登真隐诀》、《养性延命录》、《太清诸丹集要》等。他主张儒、道、释三教合流,《真灵位业图》中,把封建社会的官阶等级制度反映到道教的神仙信仰之中,在《真诰》中把生死轮回之说引入道教。使道教向义理化发展迈进了一大步。

    道教经箓派的另一支系为灵宝经系。《云笈七签》卷三《灵宝略记》中说,吴王阖闾入一石城,门开,于室内玉几上有素书一卷,文字非常,乃《灵宝玉符》真文,至三国时,葛玄,字孝先,入天台山学道,太上遣三圣真人下降,以《灵宝经》授之,"凡所受经二十三卷并语真请问十卷合三十三卷。孝先传郑思远,又传兄太子少傅海安君字孝爰,孝爰付子护军悌,悌即抱朴子,葛洪之父。抱朴子从郑君盟,郑君授抱朴,抱朴子于罗浮山去世,以付兄子海安君,至从孙巢甫,以隆安之末,传道士任延庆、徐灵期等,世世录传。" 

    《灵宝经》分为古《灵宝经》与今《灵宝经》,古《灵宝经》即指《灵宝五符经》,今《灵宝经》指葛洪从孙葛巢甫等道徒所造作的《灵宝度人经》。南朝刘宋陆修静《灵宝经目序》《见《云笈七签》卷四》谓"顷者以来,经文纷互,似非相乱,或是旧目所载,或篇章所见,新旧五十五卷。"陆修静《太上灵宝授度仪表》又说:"然即今见出《元始》旧经,并《仙公》所禀,臣据信者三十五卷。"概括而言,灵宝经系包括《灵宝五符经》1卷,《元始无量度人经》及《仙公请问经》合35卷,与《上清经》相杂揉,总为55卷。后陆修静在35卷的基础之上增修科仪,立为仪轨,灵宝之教方才大行于世。 

    灵宝经系的核心篇章为《元始无量度人经》,主要内容是宣扬"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尊崇元始天尊为至高无上之神,又敷衍十方有度人不死之神,还有三界、五帝、三十二天帝、地府、酆都等神鬼系统,宣称诸飞天大神在监察人的行为,故人们皆当齐心修斋,六时行香,诵念道经,以求降福消灾,并能登仙。
 
    道教经箓派的另一支系为三皇经系。《云笈七签》卷四《三皇经说》,谓为天皇、地皇、人皇治世之时,各授经文3卷,名为《三皇经》。《三皇经说》又云,晋武帝时,南海太守鲍靓翻以晋元康二年(292)二月二日登嵩山,于石室见《三皇文》,后传葛稚川(即葛洪)。《道学传•鲍翻》说鲍翻于晋元帝大兴元年(318)在龙山遇阴长生受道诀,《道教义枢•三洞义》说鲍靓是在晋惠帝永康年中(300一301)入嵩山石室得《三皇文》,《云笈七签•鲍真人传》说鲍靓师事左元放受《三皇》、《五岳》劾召之要,依据上述资料知《三皇文》实为鲍靓所造作,后传葛洪。另一说,《三皇文》为帛和所传,郑隐授之葛洪。实际社会上早已流行"劾召鬼神"的巫道,他们造作有《三皇文》,江南帛家道"世事俗祷",也造作有《三皇文》,鲍靓是巫道与帛家道的信仰者,他将两者汇为一流,再将神奇鬼怪之说与神仙信仰相结合,造作了《三皇内文》三卷。先行世者称《小有经》,后行世者称《大有经》。初传孙游岳,后传陶弘景。后人以此经为主,增加斋仪,编成《洞神经》14卷。《三皇经》的主要内容是"劾召鬼神"的符图及存思神仙"真形"之本。明《正统道藏》收存有《太清金阙玉华仙书太极神章三皇内秘文》3卷、《三皇内文遗秘》1卷,这两种虽非古本,但仍保留有"劾召鬼神"之术。 

    三皇经系、灵宝经系、上清经系之出现虽有先后,至南朝刘宋时,均由陆修静汇归一流,梁陶弘景加以发挥,形成道教经箓派。至唐代便成为道教丹鼎派与符箓派之外的以经法授受为主的一大宗派,为道教向义理化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4、楼观派道经 
 
    陕西周至县楼观台,是魏晋南北朝我国西北地区道教活动中心。传说为周代函谷关令尹喜结草为楼、观星望气之地,故名楼观。又传说老子李耳在此授与尹喜《道德经》。《混元圣纪》与《楼观本起传》皆谓秦始皇与汉武帝曾在此建祠庙以祀老子。其实楼观见于记载,始于《楼观传》: 

    魏元帝咸熙初(264),道士梁谌事郑法师于楼观。 

    证明此时已有道士活动,并已形成道观。梁谌托言太和真人尹轨降于楼观,授以《日月黄华上经》、《水石丹法》并授《楼观先生本起内传》一卷。自是北朝高道,多上楼观,为当时道学重地。是以楼观道派之开创,虽传为尹喜,实为魏末之梁谌。 

    楼观道派出现的著名人物,有的对道经编纂作出重大贡献。如楼观道士王延,字子元,扶风人,师事楼观贞懿先生陈宝炽与华山焦旷。北周武帝宇文邕(560一578在位)时沙汰道释,然王延独为周武帝所钦仰,召至问道,命校雠三洞经法、科仪戒律、符箓凡八千余卷,又撰经目《三洞珠囊》7卷(北周王延《三洞珠囊》7卷己株,唐王悬河另有《三洞珠囊》10卷》》。《云笼七签》卷八十五《王延传》载:

    周武以沙门邪滥,大革其讹。玄教之中,亦令澄汰。而素重于延,仰其道德。又召至京,探其道要。乃诏云台观精选道士八人,与延共弘玄旨。又敕旨通道观,令延校三洞经图,缄藏于观内。延作《珠囊》七卷。凡经传疏论八千三十卷,奏贮于通道观,由是玄教光兴。" 

    又《道藏尊经历代纲目》载:

    后周法师王延《珠囊经目》藏经八千三十卷。

    王延编篡的8030卷道经目录,即为当时编纂的《道藏》目录。 

    道教素重炼形之本,楼观道士固然也重服饵、炼气及劾召鬼神之本,但他们素重老子,宣传老子之道。《西升经》的出现,当与楼观派有关。《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著录《老子西升经》2卷;《神仙传》引《西升经》;晋释道安《二教论》引《西升经》,又引《西升玄经》;《文献通考》著录梁道士章处元《章注酉升经》3卷;《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二十九《韦节传》说,韦节于北魏孝明帝时卜居华山之阳,注《西升经》。 

    据《后汉书•囊楷传》,汉魏已有"老子入夷狄化为浮屠"之说。梁僧祐谓西晋祭酒王浮撰《老子化胡经》(见《出三藏记集》十五《法祖法师传》)。《西升经》的出现与《老子化胡经》递相互应,但又有不同。《西升经》的重点不在于化胡,而在于修炼。并且特别重视清静守一,提倡"真道养神"。运用老子之道讲说炼形之本,从学术高度来演说长生之道,由开始只讲炼形而转向义理化探讨,从而发展了道教教义。正如宋陈景元所述"其微言妙旨,出入五千言之间。"《西升经》是魏晋出现的道教义理化色彩较浓的经书,标志着道教在教义方面的一大发展,也说明楼观派道在道经发展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5、寇谦之清整道教 
 
    南北朝时道教最明显的变化是北魏嵩山道士寇谦之(365一448)改革五斗米道。 

    北魏统一华北之后,由于自己是鲜卑族拓跋部,为了消除汉人存在的民族隔阂,自称拓跋部本是黄帝的儿子昌意的后裔。《北史•魏本纪》云:"魏之先出自黄帝,黄帝子曰昌意,昌意之子受封北国,其处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在对待宗教方面,以五斗米道系汉人宗教,因而也表示信奉道教,对待佛教则采取了抑制政策。另一方面,就道教本身来说,东晋末年,五斗米道也面临了十分明显的危机:一是由于孙恩等人聚众作乱,使五斗米道无法得到上层社会的支持,发动暴乱在民间也不得人心,均使五斗米道难以传播。二是佛教逐渐在中国扎根、兴盛,佛、道竞争日益加剧,道教要想站住脚,维护其在社会上的地位,就非对原有五斗米道的一些弊端进行改革不可。就在这种政治背景和宗教形势之下,出现了寇谦之改革道教。 

    据《魏书》记载:寇谦之早好仙道,有绝俗之心,少修张鲁之术,服食饵药,历年无效。后遇仙人成公兴,带领谦之先后到华山、嵩山修道,隐居石室,采药服食。神瑞二年(415),太上老君亲降嵩山,授与天师之位,赐与《云中音诵新科之诫》20卷,令寇谦之"宣吾新科,清整道教,除去三张伪法,租米钱税及男女合气之术,大道清虚,岂有斯事!专以礼度为首,而加以服食闭炼。"泰常八年(423),又有牧土上师李谱文来临嵩山,自称老君玄孙,赐与《天中三真太文录》,使其能够劾召百神,以教授弟子。又授《箓图真经》60余卷,讲述坛位礼拜、衣冠仪式。并命其转佐"北方太平真君"。始光初年(424),寇谦之将经书献给魏太武帝。太武帝十分欣赏,遂起天师道场于京城之东南,重坛五层,遵其所献《箓图真经》之制。并遵寇谦之奏请,于公元440年改为太平真君元年。太平真君三年(442),魏太武帝更亲至道坛,受道教符箓,备法驾旗帜皆青,以从道家之色。自后诸帝即位,皆如此,使道教变成国教。在王权的支持之下,寇谦之实现了对道教的"清整"。他改革的内容包括:①取消天师道原有的24治,不再用"宅治"之号;②取消"天师"、"祭酒"之值的世袭制度,废除租米钱税;③除去男女合气之术;④专以礼仪求度为首,而加以服食闭炼;⑤改道教诵经"直诵"为"音诵"等等。寇谦之"清楚"之后的五斗米道,后人称为"北天师道"。经他改革之后,新天师道与王权相结合,获得了前所末有的殊誉。终于从原始民间宗教上升到官方正统道教的地位,显盛于北朝。 
今本《道藏》收有《老君音诵诫经》1卷,即寇谦之《云中音诵新科之诫》残卷。 
 
    6、陆修静总括三洞 
 
    稍后于寇谦之的南朝刘宋道士陆修静(406一477)对道教进行了整饬与改革。主要表现在提倡科仪和"总括三洞"。
 
    陆修静奉敕广集道书,从句容茅山文季真处取得杨羲许谧之"上清经法",于句容葛集处得"灵宝经法",又得"三皇经法"。他对这些魏晋以来的新出道书,作了一番"刊正真伪"的工作,鉴定其中经诫、方药、符录等1228卷。他将道教经书分为"三洞",即洞真、洞玄、洞神三部,洞真部以《上清经》为中心,洞玄部以《灵宝经》为中心,洞神部以《三皇经》为中心,这就是所谓"总括三洞"。这样就便众多的道教经书系统化,开创了道书的三洞分类法;奠定了后世编纂《道藏》的基础。泰始七年(471)陆修静撰《三洞经书目录》,乃为最古的《道藏》目录。 

    陆修静广集道书、总括三洞之外,还撰有道书三十多种,据《茅山志》载,所著斋戒仪范便有百余卷。仅就现在可以查知的便有:《太上洞玄灵宝授度仪》1卷(今存《正统道藏》洞玄部威仪类)、《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1卷(即《三元斋仪灵宝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今存《正统道藏》洞玄部威仪类)、《灵宝道士自修盟真斋立成仪》(已佚)、《金录斋仪》(已佚)、《玉录斋仪》(已佚)、《九幽斋仪》(已佚)、《解考斋仪》(已佚)、《涂炭斋仪》(己佚)、《古法宿启建斋仪》(尚存,见《无上黄篆大斋立威仪》卷十六,后人有改订)、《燃灯礼祝威仪》(已佚)等。
 
    陆修静除编著道教科仪等书百余卷,扩充道教之仪典,他还订立道教服饰,有月帔、星巾、霓裳、霞袖、十绝灵幡等,以增加宗教仪式之庄严。为了开创一种适应封建统治者政治需要的宗教,他一方面吸取儒家的礼法思想,一方面吸取佛教"三业清静"的教义,提倡"斋直为修道之本",努力使道教科仪规范化。经他改革之后的天师道,史称"南天师道"。 
 
    7、六朝新出道经在道教历史上的意义 
 
    从东晋十六国后期至南北朝时代,中国南北方都出现了由士族阶层的道教人物发起的道教改革活动,促使道教从原始的民间宗教向成熟的官方正统宗教发展。这一时期道经文化最根本的四大体系,均有发展,葛洪《抱朴子》(主要是《抱朴子内篇》)的出现发展了道教的仙学体系,上清、灵宝、三皇经系和楼观派的出现发展了道经的道学体系,陶弘景《真灵位业图》的出现发展了道教的神学体系,寇谦之、陆修静创立的北天师道和南天师道发展了道教的教学体系。当然这些并不绝对,葛洪《抱朴子内篇》也有"神"学及"道"学成分,三大经系及陶弘景的思想也有"仙"学成分,寇谦之和陆修静也有"神"学思想,等等。四种分法只是就其侧重面而言。这样,以重视经典科教和神仙养生为主要宗旨的新的道派繁衍开来,成为道教发展的主流。而民间原始的道教集团和分散的神仙方士经过改造,终于消融在南北朝新的道教形式之中。在此基础之上,道教在隋唐时期逐渐进入兴盛,终于成为与儒、释并立的三大宗教之一。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