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清道经



时间:2014-07-26 15:37        点击:


                                         ——田诚阳《道经知识宝典》

    1、明正一道经 

    明朝诸位皇帝皆对道教相当崇奉。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命第42代天师张正常入朝,去其天师封号,改授正乙嗣教真人,使其成为全国道教的统领和代表人物。朱元璋对正一派斋醮祀典相当推崇,而对全真派修身养性颇为鄙视。洪武七年(1374)《御制玄教立成斋醮仪文序》中云:

    朕观释道之教,各有二徒,僧有禅有教,道有正一有全真。禅与全真务以修身养性,独为自己而已;教与正一专以超脱,特为孝子慈亲之设,益人伦、厚风俗,其功大矣哉! 

    朱元璋的这种态度,使得明代正一道在官方相当受宠,而全真道则被冷落一边。
 
    同时,朱元璋对道教采取了一系列制约措施,如立道录司以检束天下道士,府、州、县亦各设立相应机构;凡各府、州、县寺观只许留一所"宽大可容众者",不许私创寺观,规定3年发一次度牒,禁止男40以下,女50以下者出家,只许府40人、州30人、县30人出家,等等。在明太祖所制订的对道教既利用又检束的政策之下,道教思想被严格禁锢了,道教的衰落,也从这里埋下了种子。
 
    朱元璋认为僧道广设科仪,使官民糜费家资,因之"敕礼部会僧道定拟释道科仪格式,遍行诸处"。令其"去繁就简,立成定规。"于是道士宋元真等人奉旨编订《大明玄教立成斋醮仪范》1卷,较宋元以来诸家科仪大为简化。朱元璋又认为《道德经》"诸家之注,各有异见,朕因注之,以发其义。"作《大明太祖高皇帝御注道德真经》,后编入《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其注凡67章,谓《道德经》"乃万物之至根,王者之上师,臣民之极宝,非金丹之本也。"再次表现出对内丹之道的轻视。《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评此注有云:"文理不通,词句费解。" 

    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洪武十一年(1378)受明太祖召见,授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大真人,后降敕重建大上清宫。明成祖登基,宠遇益隆,赐钱修葺大上清宫。永乐元年(1403),陪祀天坛。后命宇初编修道教书以进,命其祷雨、建醮、寻访高道张三丰。张宇初著有《岘泉集》20卷,曾主持编修《道藏》,删订《汉天师世家》,增修《龙虎山志》,撰《道门十规》、《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通义》,编《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校正《华盖山浮丘王郭三君事实》等。 

    元末明初正一道士赵宜真,著有《原阳子法语》、《灵宝归空诀》。《岘泉集》卷四,《赵原阳传》说他"凡道门旨奥,皆缀辑成书。"明辑道法全书《道法会元》268卷,搜集清微、神霄、正一等诸家符箓道法数百种,其中清微雷法有赵宜真所撰序跋数篇,此书盖即赵宜真所辑。张宇初、赵宜真二人学说,基本上代表了明初正一派教义。此后正一派学说日趋衰退,再不见有人从义理方面撰述发挥。 
 
    2、武当派道经 
 
    武当道教,因兴起于湖北丹江口市武当山(又称太和山)而得名。武当道在明代最为兴盛。这时出现了著名道人张三丰,创立"武当派",更为武当道教增添了光彩。
 
    元末战火曾使武当山道观大多被毁,自明成祖朱棣开始在武当山大规模营造宫观,其原因众说不一。一说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夺取皇位之时,整个行动屡得曾在武当山修炼的"真武大帝"显灵相助。朱棣称帝之后;真武大帝在武当山云中显现,道士们绘制《太和山祥瑞图》献给成祖,于是成祖加封真武为"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并且大规模修缮武当山道观,在天柱峰顶建"金殿",奉祖真武大帝。又说成祖为笼络河南、湖北的民心,顺应民间信仰而崇把真武大帝。又说武当山有著名道人张三丰,朱元璋在位时就曾遣使访觅,不得。朱棣即位后又遣给事中胡偕内侍朱祥赍玺书香币往访,遍历荒徼,积数年不遇。为取悦召揽道士张三丰,成祖故而大修武当道观。又说朱棣访张三丰是假,为寻觅下落不明的建文帝是真,《万历野获编》谓:"以文皇帝遣胡托访张三丰为名,实疑其匿他方起事。无论传说如何,张三丰与武当山的关系不可忽视。明成祖动用民工30余万,费时7年,建成八宫二观及金殿、紫禁城等,规模宏大。道士张三丰因而更为出名,这时他在武当山开创了"武当派"。

    《道藏辑要》收有明汪锡龄初编、清李西月重编的《张三丰全集》8卷,但其中有不少内容为他人托名或"扶乩降笔,明末清初的有关文献,曾提到一些张三丰的著述。如嘉靖年间成书的《天水冰山录》,录有《张三丰金丹诀》1部,手抄本;万历四年(1576)朱睦楔著《万卷堂书》,录有张三丰著作3部,即《金丹小成》1卷、《金丹直指》1卷和《修养保身秘法》1卷;陕西宝鸡金合观万历九年(1581)所立《赠张三丰书制》碑,提到张三丰撰有《金丹玄要》3篇;《千顷堂书目》著录张三丰《金液还丹捷径口诀》1卷、《金丹直指》1卷、《金丹秘旨》1卷;《明史稿》有张三丰《金丹直指》1卷;康熙十二年(1673)所修《贵州通志》,谓张三丰"尝有《大道歌》、《无根树词》二十四首。"《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载;尚书胡广言,张三丰实有道法,广显神通,录其《捷要篇》、《无根树》二十四首、《金液还丹歌》、《大道歌》、《炼铅歌》、《青羊宫留题》、《地元真铅了道歌》、《题丽春院》二阙、《琼花诗》诸作,上呈帝览之。"清末出现的《张三丰太极炼丹秘诀》一书,内有标名张三丰的太极拳和内丹学说。这些著作,虽然难以肯定均为张三丰本人所著,但可认为其中大部分属于武当派道经。
 
    3、明代编纂《道藏》
 
    明成祖在大修武当山道教宫观的同时,又敕第43代天师张宇初重修《道藏》。《光绪江南通志》卷一二三引张宇初《紫霄观记》曰:"永乐四年(1406)夏,予承旨纂修《道藏》"同年冬明成祖再次降敕催促"前者命尔编修道书,可早完进来,通类刊版"。永乐八年(1410)张宇初去世,诏令第44代天师张宇清继续主持编修。宣宗宣德二年(1427)张宇清卒,末完成。明英宗即位,于正统九年(1444)诏通妙真人邵以正"督校《大藏》经典",方才重加订正,增所未备。当年十月,《道藏》刊版完成。继而于正统十年(1445),又增刊每函卷首三清及诸圣像图和卷末护法神将图。这部《道藏》,后人称为《正统道藏》。计480函,5305卷,按三洞、四辅、十二类分类,以《千宇文》为函目,自"天"字刊至"英"字,每函各为若干卷。《正统道藏》校刊功成之后,明英宗、宪宗、世宗诸帝陆续印刷,颁赐国内备大名山道观珍藏。 

    明神宗万历三十五年(1601)敕龙虎山第50代天师张国祥刊印《续道藏》。续补32函,180卷,仍以《千字文》为函次,自"杜"字号刊至"缨"字号,名为《万历续通藏》。 

    明代《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合起来,即我们今天所说的明版《道藏》,共计512函,5485卷。《正统道藏》按三洞四辅分类,《万历续道藏》不分类。
 
    明版《道藏》经版原存京城外灵佑宫,清代移存于京城内大光明殿,该殿建于明嘉靖间,旧址在今北京西安门大街光明胡同北口。大光明殿毁于光绪庚子年(1900)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时,明《道藏》经版也毁于一旦。
 
    历代《道藏》屡编屡毁,唯有明版《道藏》存留至今,弥足珍贵。但明《道藏》在编修方面亦存在不足,陈国符《道藏源流考》指出:
 
    今《正统道藏》分部混淆,足证与修《道藏》道士学术之浅陋。又搜访道书,亦未周遍。福建省龙溪县玄妙观《政和道藏》五百六十四函,明代尚存,亦未运往北京,据此增补《道藏》。不然者,今《道藏阙经目录》所著录道书,皆可刊大《正统道藏》也。当时盖仅据各处宫观所存元刊残藏,增大元明二代道书,校刊成藏耳。 不仅如此,明《道藏》中错简、错字亦时有所见。 

    到明嘉宗天启六年(1626),北京白云观道士白云霁作《道藏目录详注》。后载大清纪昀等所编《四库全书》子部道家类。 

    北京白云观藏正统十年(1445)刊、十二年(1447)赐本《道藏》,日久残缺,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白云观大檀越王廷弼助资修补。借诸山之经、缮本补入,数月之间完成。明版《道藏》曾经刊印多部,颁赐全国各大宫观。历经战乱之毁,传留至今,在少数地方尚有残存者,如北京、上海、青岛、山西、成都、日本东京等处都有明版《道藏》,有的仅只半部。
 
    4、王常月"律宗"道经 
 
    到了清代,皇室尊崇藏传佛教,对道教采取严厉限制的方针。对张天师只许称正一真人,由二品降为五品,后又不许朝觐,令礼部带领引见。乾隆四年(1739),又禁止正一真人传度,正一道的政治地位日渐下降。 

    清代全真龙门派第七代宗师王常月开"律宗"传戒之风,曾一度使全真道得到中兴。王常月在清初为北京白云观方丈,顺治十三年(1656)封国师,三赐紫衣。他在白云观三次开坛说戒,收弟子千余人,为全真派公开传戒的第一人,康熙皇帝当时曾受其方便戒。之后,他又先后赴南京隐仙庵、湖北武当山玉虚宫等地开坛传戒。撰有讲稿《心法正言》,后由弟子邵守善、詹守椿作跋,法孙詹太林校、元孙唐清善演为《龙门心法》2卷。后来闵一得又将王常月弟子施守平纂本订正而为《碧苑坛经》5卷,编入其丛集《古书隐楼藏书》之中。王常月的律宗思想,对全真派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使全真教义从此由偏重丹法修持转向奉持戒律为主,这是全真教的一大转变。 

    王常月制订的《初真戒》、《中极戒》和《天仙大戒》,即所谓"三堂大戒",编入清《道藏辑要》之中。 

    5、娄近恒整理正一派科仪 

    娄近垣,字朗斋,法号三臣,自号上清外史,江南松江娄县(今江苏省娄县)人,生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自幼在龙虎山上清宫做道士,师上清宫提点周大经习正一法箓。雍正五年(1727)随55代天师张锡麟例觐入京,雍正八年(1730)被封为四品龙虎山提点。雍正十一年(1733)封"妙一真人"。乾隆元年(1736),授通议大夫。娄近垣虽以符箓道法致贵,但颇识时势,从不弦言道教法术炼养之事。《啸亭杂录》卷九《娄真人》条,谓娄氏"虽嗣道教,颇不喜言炼气修真之法,云此皆妖妄之人借以谋生理耳,岂有真仙肯向红尘中度世也?"由此可见丹道修持在官方已无人提倡,道教格调自明清以来大大降低。 

    娄近垣著作有《南华真经注》1卷,《御选妙正真人语录》1卷,《重修龙虎山志》16卷,整理《黄箓科仪》10卷。 

    据《黄箓科仪序》,娄氏来京见斋醮科仪一帙,旧板散失,乃略加增删,刊为10卷。和亲王重为镂板,刻印之后乃为12卷。是书卷一至卷九为发奏、建坛、宿启、拜表、早朝、午朝、解坛、设醮各项科仪,卷十为总圣位科,卷十一为通用文检,卷十二为符秘手诀、坛图印式、步虚散花、乐谱赞文。举凡清代常行之斋醮科仪,基本汇于此编。后世斋醮多奉为圭臬。 
 
    6、丹道经书 
 
    明清两代,虽然道教炼养未能得到官方重视,但是民间出现了很多道教内丹流派,留下了丰富的丹道文献。 
明代陆西星创立了"东派"丹派。陆西星字潜虚,号长庚,扬州兴化县人。明嘉靖年间(1522一1566),自称得吕洞宾亲传;写成《宾翁日记》、《道缘汇录》,又著《方壶外史丛书》,辑刊《吕祖全书》,宣称阴阳修炼方可成丹,属人元丹法。陆西星还撰有《南华副墨》、《楞严述旨》等。

    明末之伍冲虚,系王常月弟子,撰有《仙佛合宗语录》、《天仙正理直论》、《天仙正理浅说》、《金丹要诀》、《伍真人丹道九篇》等。清末柳华阳自称拜伍冲虚为师,撰有《慧命经》、《华阳金仙证论》等。同时有清朱元育《参同契阐幽》、《悟真篇阐幽》,清刘一明《道书十二种》出现。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北京北郊天寿山桃源观道士盼蟾子刘名瑞自称师承南无派兼龙门派,著有《道源精微歌》、《敲蹻洞章》、《盘易考》、《清静经图注》等。以上著述,皆倡清修,属王重阳北派丹法沿传而来。
 
    清代出现"西派"丹法,创始人为李涵虚。李涵虚原名元植,四川乐山县人。自称于峨媚山遇吕洞宾及张三丰,授以大道,乃改名李西月,字涵虚,号长乙山人,又称圆峤外史。以东派陆西星后身自居,亦宗其丹法而敷演之,但与东派又不尽相同。李涵虚著述较多,有《太上十三经注释》、《无根树词》、《后天串述》、《道窍谈》、《三车秘旨》等,还编辑和刊印了《张三丰全集》。宣扬丹法以清静立基,然后从事人元。 

    张伯端南派丹法,陈致虚和翁葆光解为人元修炼,清代四川道士济一子傅金铨继承其思想,撰有《证道秘书十七种》、《济一子顶批道书四种》等,属于南派丹法分支。但丹法层次,较《悟真篇》已落下乘。 

    丹法南派、北派、东派、西派陆续形成,同时也出现了"中派"之称。中派推崇元道士李道纯为代表人物,其丹派融汇三教义理,主张中和之道。清代道士闵小艮,道名一得,隐修金盖山,纂有《古书隐楼藏书》、《金盖心灯》、《道藏续编第一集》等。清末黄元古,江西丰城人,著有《乐育堂语录》、《道德经讲义》、《道门语要》等。此二人亦被认为是中派系统之重要人物。
 
    7、其他道经 
 
    明清两代由于封建皇室对道教的抑制,促使道教活动涌向民间。社会上许多有识之士,对道教经典作了义理性的发挥。也有许多好道之士,对道教经典进行整理传世。这些著作,多偏于道教义理和内丹。由此可知明清道教在民间有着较大的发展。 

    明太祖朱元璋第17子朱权(1378一1448),封为宁王。曾为燕王草檄,后惧祸,乃托志黄老,专心著述。又号臞仙、涵虚子、壶天隐人、丹丘先生等。撰有《天皇至道太清玉册》(编入《万历续道藏》)、《壶天神隐》(编入《藏外道书》、《注素书》、《肘后神枢》、《运化玄枢》、《烂柯经》、《太和正音谱》、《神奇秘谱》、《乾坤生意》、《寿域神方》、《庚辛正册》、《造化钳锤》等。 

    王文禄,字世廉。明嘉靖时举人,海盐(今浙江省海盐县)人。撰有《阴符经疏略》、《胎息经疏略》、《参同契疏略》等。 程以宁,号复圭子。明万历时人。若有《太上道德宝章翼》、《南华夏经注疏》等。 王一清,号体物道人。明万历年间道士。著有《化书新声注》、《道德经释辞》、《道德经旨意总论》、《金丹四百字注解》、《文始经释辞》等。 张洪阳,又名张位。明代隆庆、万历间人。若有《道德经注》、《阴符经注》、《三丰真人玄谭全集》等。 林光恩(1517一1598),字龙江,号子谷子,明末福建儒士,融合三教之说,著书万余言。开创"三一教",人称"三教先生",以道教内丹法为其修养要义。著有《道德经释略》、《常清静经注》等。 

    明代出现《大明御制玄教乐章》1卷,收入《正统道藏》洞玄部表奏类。此书包括《醮坛赞咏乐章》、《洪恩灵济真君乐章》及《大明御制天尊(玄天上帝)词曲》三部分。内有《迎风辇》、《天下乐》、《圣贤记》、《青天歌》、《迎仙客》、《步步高》、《醉仙喜》等曲调,载乐词及工尺谱。此书是道教音乐的珍贵资料。 

    清初大思想家王夫之,亦通丹道,他详解《楚辞•远游》丹法,撰有《渔鼓词》等,专咏内丹之事。 陶素耜,清康熙年间人,原名式玉,自号清静心居士,又曰通微真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曾遇方外至人,传以修养秘法,遂焚时艺之文,后作《道书五种》。包括《参同契脉望》3卷(陶素撰)、《悟真篇约注》3卷(陶素集注)、《金丹大要》1卷(元陈上阳撰,陶素删订)、《金丹就正篇玄肤论》1卷(明陆西星撰,陶素订)、《承志录》3卷(明彭纯一撰,陶素增订)等5种。 王士瑞,清乾隆时人。撰有《养真集注》等。清代济一子傅金铨,号济一道人。撰有《济一子道书十七种》和《济一子顶批道书四种》,《十七种》分别为《道书杯溪录》3卷、《赤水吟》1卷、《外金丹》5卷、《内金丹》1卷、《丘祖全书》1卷、《玄微心印》1卷、《三丰丹诀》1卷、《天仙正理读法点晴》1卷、《道海津梁》1卷、《道书一贯真机易简录》12卷、《度人梯经》1卷、《自题所画》1卷、《性天王鹄》1卷、《樵阳经》1卷附l卷、《心学》3卷、《吕祖五篇注》5卷等。《四种》有《顶批上阳子原注参同契》3卷、《顶批三注悟真篇》3卷、《顶批金丹真传》、《顶批试金石》、《崔公入药镜注》、《吕祖沁园春注》、《邵子诗注》备1卷等。 

    徐大椿(1692一1771),又名徐灵胎,著有《道德经注》、《徐灵胎医书三十二种》等。 张清夜(1676一1763),初名尊,字子还,号自牧道人。长州(今江苏苏州)人。少为诸生,善书翰,兼工诗。云游四方,后至武当从真人余太源为道士。雍正元年(1723)入蜀,居成都临江寺之惜字宫。七年(1729)主武侯词事。后于青羊宫悬挂钟板,接待十方,一时道众云集,俨然成为一大丛林。著有《玄门戒白》、《阴符发秘》。 江东亭,名启濩,号体真仙人。清末丹士,为西派丹法创始人李涵虚再传弟子。辑有《道统大成》4集,其内容分别为:《周易参同契阐幽》3卷明朱元育撰、《周易参同契测疏》3卷(明陆西星撰)、《周易参同契口义初稿引》1卷(明陆西星撰)、《中和集》不分卷(元李道纯撰)、《规中指南》1卷(元陈冲素撰)、《入药镜》1卷(混然子、潜虚子、子真子、沧滨、一壑居士等5人注)、《金丹四百字测疏》1卷(明陆西星撰)、《明道篇》1卷(元王惟一撰)、《列位女真诗歌》1卷(江东亭辑)、《女丹诀》1卷(江东亭辑)。本丛集汇编了元明以来出现的一些重要内丹著作。 清江含春撰《楞园仙书》,抄本,共收书9种,阐内丹术等。 清董元真(德宁)辑《道贯真源》,该丛书包括7种单行本和两部丛书。第一部丛书为董元真辑《修真六书》,收宋元丹书6种。第二部丛书为董元真辑《元真录》,收丹书3种。除6种宋元丹书之外,其余均为清代著作。 
 
    8、清道教乩书和善书 
 
    明清道教教团势力大为衰减,但是道教观念却沿着世俗化的道路走向民间,对于后期封建社会的稳定,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道教思想的世俗化,主要表现在民间祀神活动及扶乩、劝善书的流行。
 
    明清祀神活动遍布于官方和民间,扶乩之风从宫廷到市井亦随之而流行。明清时期新出的不少道书,皆托乩降,一般多托于太上老君、吕祖、关帝、文昌帝君等。其中一类讲述内丹的著述,有些水平较高。如托名吕祖降笔的《太乙金华宗旨》、托名青华老人的《唱道真言》、托名吕祖的《道乡集》、托名诸仙的《大成捷要》等。清代全真道士闵小民就笃信降乩,所辑《古书隐楼藏书》就收入乩降之书多种。
 
    通过扶乩所造的道书之中,以劝善书籍为最多,在社会上影响较大。如《关圣帝君觉世真经》、《文帝孝经》、《文昌帝君阴骘文》、《玉定金科》、《警世功过格》、《劝世功过格》、《东园语录》等,皆陆续出现于明清时代。这一时代流行的劝善书中,以南宋所出的《太上感应篇》影响最大。 

    劝善书籍既假神道说教,又通俗晓畅,在教化社会方面较为容易推广,有着三教的深奥经典所不能代替约有效作用。因而深为封建统治者所欣赏,大为提倡。明代宫廷刻板印刷,其书目有《仁孝皇后劝善书》、《太上感应篇》、《为善阴骘》等。明儒杨起元、李费、高攀龙等,皆为《感应篇》作序,金杭、冒起宗等作注,地方捐资印施动辄千万部。清初曾诏令词翰诸臣注释刊布《太上感应篇》,顺治皇帝御制序言。清儒惠栋、俞樾、姚学、于觉世、黄五元、王砚堂等,都自觉为《感应篇》作注释。咸丰六年(1856年),湖南醴陵擂鼓桥诚尽林出示文昌降示《玉定金科》36卷,翰林院侍读学士丁善庆见而笃好之,以教其子弟,大学士李鸿章特上奏请敕入《道藏》。
 
    9、敦煌道经 
 
    清光绪年间,道士王圆箓偶尔发现了敦煌莫高窟第17窟中的遗书。敦煌遗书中的道经,称为《敦煌道经》。 

    王圆箓,原籍湖北麻城县,从军戍边来到肃州(今甘肃酒泉)。退役后即在教煌当道士,定居于莫高窟。他颇有知见,能书善辩,与当地敦煌官吏来往密切,并主管当地的道教宫观庙宇。关于他发现藏经洞的经过,其说不一。一说他和一位姓杨的助手在16窟中抄经,二人均吸烟袋锅,用笈笈草引火点烟,笈笈草用毕即插于洞窟壁缝中备用。一次插笈笈草时忽然穿过石壁,恰是17窟密封洞口处,于是发现了藏经洞。一说王道士雇人清理16窟洞内泥沙,洞壁开裂,露出17窟洞山。王道士本人在《催募经款草丹》中则说当时是"天炮响震,忽然山裂一缝。"何种说法为是,今已无从考证。总之,王道士是在偶然之中发现了藏经洞,发现出来藏了九百多年的古书和艺术品,获得了全世界、全人类所久已忘记了无价的精神财富。
 
    自藏经洞发现之后,经卷及文物即开始流失。起初尚是少量流失,落入国内私人藏家之手。自1907年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1908年俄国人柯兹洛夫、1909年日本人桔瑞超等始,敦煌文献大量流失国外。后来在国内一些爱国学者的呼吁和奔走之下,民国政府抢救了一批敦煌文献,为国家收藏。 

    敦煌遗书,从已知文献看,90%以上为佛教文献,道经只占2%—3%。莫高窟属于佛寺,为何存有道经?原因是在8世纪后年叶吐番占领敦煌地区之后,道教受到打击,佛手需要抄写经卷,由于战争隔绝缺少纸张,就用原道教宫观遗弃的道经拿来当纸用,在其背面抄写佛经。这样,一些道经被保存下来了。 

    敦煌道经的抄写年代,大致在隋、唐、五代之间,其中又以唐玄宗时期抄录最多,其次是唐高宗时期。现在已知的道经据《敦煌道经目录编》有496件,皆为手抄本。由于年代久远和其他原因,很多已经残损。 

    敦煌道经,主要有《无上秘要》、《道典论》、《大道通玄要》、《神人所说三元威仪观行经》、《灵宝真—五称经》、《叶净能诗》、《涉道诗》、《老子道德经》(葛玄序)、《老子想尔注》、《老子河上公注》、《老子李荣注》、《老子道德经义疏》(成玄英)、《老子注》(唐玄宗)、《老子道德经开题》(成玄英)、《玄言新记明者部》、《老子化胡经》、《老子变化经》、《太上洞玄灵宝空洞灵章》、《太上洞玄灵宝真文度人本行妙经》、《太极左仙公请问经上》、《太上灵宝洗浴身心经》、《灵宝金箓斋仪》、《灵宝自然斋仪》、《天尊说禁诫经》、《太极真人门功德行业经》、《元始应变历化经》、《神人所说三千威仪观行经》等。敦煌道经除了极高的史学价值之外,对明《道藏》可作补充与校勘。 
 
    10、《道藏辑要》之刊行 
 
    据丁福保编《道藏精华录》中《道藏辑要目录》提要:"嘉庆间蒋元庭侍郎编纂《道藏辑要》,刻版于京师。"其录《道藏辑要总目》解题曰:"是书清嘉庆间蒋元庭侍郎辑,板存京邸。及送板南归,而先生又北上,卒于京。故外间传本甚少。"由此可以确知《道藏辑要》最初编辑于清嘉庆(1796-1820)年间,编辑者为蒋元庭,刻版于北京。此后又经两次刊刻,藏外道书有所增加。至清光绪末期,因原版《道藏辑要》已然罕见,光绪32年(1906)贺龙骧、彭翰然于四川成都二仙庵翻刻《道藏辑要》,称为二仙庵本《重刊道藏辑要》。又增加藏外道经,使其总数扩充为287种。这次重刊,即我们今天见到的《道藏辑要》本子。其中增加的道经,有20余种题为明代以前著作,其余近百种皆为新出道经。 

    陈撄宁的《道教与养生》中《道教知识类编》评《重刊道藏辑要》说:"可惜选择不精,有用之书嫌少,无用之书嫌多。"尽管如此,《道藏辑要》编修了一些《道藏》以外的道书,为再续《道藏》做出了可贵努力。翁独健先生编《道藏子目引得》附录《道藏辑要新增通经目录》中,详列了新增加的114种《藏外道书》,可资参考。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