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爱与仇恨来自哪里?——看电影《止杀令》



时间:2014-07-11 15:48        点击:

    3月间,中影集团和山东电影制片厂共同出品、冉平编剧、王坪导演的电影《止杀令》正式上映,故事取材于丘处机祖师万里西行规劝成吉思汗止杀的史实。创作历史题材的电影一般有两个角度:一是探究历史发展规律,如本片讨论宋、金、蒙古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上的得失;一是思考人性真谛,如本片展现的丘祖的爱与成吉思汗的恨。探究历史,目的在于启迪今天。关于《止杀令》艺术创作上的得失,我想还是留给艺术家们去评论好了,这里只想把电影中被艺术加工修改了的史实作一个还原,以期读者能了解一个较为真实的丘祖和他的西行。

                                          一、丘处机祖师

    丘处机祖师(1148~1227),字通密,号长春子,世称长春真人,全真道北七真之一,龙门派之祖。丘祖主要著作有《磻溪集》、《大丹直指》、《长春丘真人寄西州道友书》,另外传有《长春真人规榜》、《丘祖忏文》、《丘祖垂训文》、《摄生消息论》等,李志常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也收了不少丘祖的诗,还有另一个版本的《丘祖秘传大丹直指》等传世。金熙宗皇统八年(1148)正月十九日,长春丘真人生于登州栖霞县滨都里。这时北宋灭亡,北方人民生存于苦难中。金世宗大定七年(1167)重阳祖师抵宁海州传道,九月,丘祖谒祖师于全真庵。此年丘祖20岁。1170年重阳祖师羽化,丘祖与师兄在终南刘蒋村守坟。后居磻溪、陇州龙门山、终南祖庵。章宗时限制宗教, 1191年丘祖东归栖霞滨都里。

                                二、丘祖西行是不是政治投机?

    是否被刘仲禄持刀挟迫?1216年,长春真人居登州。金宣宗赍诏召师归汴京,师曰:“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处无敢违也。”乃不起。①1219年,居莱州昊天观。四月,金河南提控边鄙使至,邀同往,不行,以诗、颂赠之。又闻有金使自汴来,因所经路为宋占,乃还。
1219年八月,时齐鲁已归宋,江南大帅李公、彭公召师,不起。州牧谢曰:“师居此,我辈诚有所依。”师曰:“吾之出处,非若辈可知也。他日恐不能留居此耳。”1219年五月,刘仲禄带着成吉思汗“如朕亲行,便宜行事”虎头金牌,自奈蛮国出发,诏请丘祖。十二月,仲禄至莱州。②时蒙古与宋联合对金,所以蒙古使者能进入宋地。电影《止杀令》有一情节说刘仲禄持刀逼丘祖西行,虽然“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但是还没有笨到拿着刀去请老师、请客人。这样做,无论养生还是政治的目的,都不可能达到。成吉思汗的诏书说他自己“……反朴还淳,去奢从俭……视民如赤子,养民若兄弟……是以受天之佑,获承至尊,南连赵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悉称臣妾……”,并且表达了对丘祖的恭敬:“岂不闻渭水同车、茅庐三顾之事,奈何山川悬隔,有失躬迎之礼。朕但侧身斋戒沐浴……谨邀先生,暂趋仙步,不以沙漠悠远为念,或以忧民当世之务,或以恤朕保身之术。朕亲侍仙座,钦惟先生将咳唾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③《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述,丘祖见到诏书踌躇间,仲禄就说:“师名重四海,皇帝特诏仲禄逾越山海,不限岁月,期必致之。”丘祖又问候他:“兵革以来,彼疆此界,公冒险至此,可谓劳矣。”仲禄就介绍他于五月起程,八月到燕京,风闻师在东莱,欲以五千兵迎师。益都安抚司官吴燕说:“闻两朝议和,众心稍安,今忽提兵以入,必皆据险自固……”,后张林以甲士万郊迎,听说是迎长春真人的,才散其卒。在潍州得尹公(志平),冬十二月才到东莱。丘祖知不可辞,就说等做完上元醮,可派15匹马来接,正月十八即行。1220年正月,如期骑至,丘祖选门弟子19人同行。二月十三,刘仲禄以军来近。师曰:“来何暮?”对以道路榛梗,特往燕京会兵,东备信安,西备常山。仲禄亲提军取深州、下武邑,以辟路构桥于滹沱,括舟于将陵,是以迟。次日,绝滹沱而北。二十二日,至泸沟。京官、士庶、僧道郊迎。

    有些学者认为丘祖不应金、宋之邀而去见成吉思汗,是一次政治投机,这是因为他们对历史了解得不够。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1213年金纥石烈执中发动政变,杀卫绍王,立完颜珣为帝,是为宣宗。宣宗妄用权臣,内外交困。1216年蒙古军攻占中都(今北京),金对蒙古纳贡议和,迁都汴京。西夏连年侵金。金多次侵宋,但被宋击退。1217、1221、1222、1223年,蒙古军南侵。战争加重了对人民的勒索,导致大规模的人民起义。李全、石珪、夏全、裴渊等义军在1218年归宋。1219年,说服张林以青、莒、密、莱、潍、淄、滨、棣、宁、海、济南等十二州归宋。时北方多州虽归宋,实际宋鞭长莫及。金被蒙古、西夏入侵,却想侵宋得些补偿,并且加重对人民的压榨,所以丘祖不应邀。蒙古之请,也非丘祖所愿,只是不得已。
在燕京时,闻成吉思汗行宫渐西,丘祖说自己春秋已高,倦冒风沙,上疏欲待驾回朝谒。但是成吉思汗回以一封很客气的诏书:“……军国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诚云可尚。朕以彼酋不逊,我伐用张……达磨东迈,元印法以传心;老氏西行,或化胡而成道……”④ 诏书由耶律楚材起草,“欲其速至也”。 ⑤实际蒙古人在战争中给人民造成了沉重的灾难。一日有人求跋阎立本《太上过关图》,丘祖题:“蜀郡西游日,函关东别时。群胡皆稽首,大道复开基。”又以二谒示众,其一云:“杂乱朝还暮,轻狂古到今。空华空寂念,若有若无心。”其二云:“触情常决烈,非道莫参差。忍辱调猿马,安闲度岁时。”丘祖有心“忍辱调猿马”,但是不一定能成功,唯有“若有若无心”,淡然处之。

    1220年五月,至德兴府,寓龙阳观。八月,至宣德州,寓朝元观,作诗《诗寄燕京道友》:“十年兵火万民愁,千万中无一二留。去岁幸逢慈诏下,今春须合冒寒游。不辞岭北三千里,仍念山东二百州。穷极漏诛残喘在,早教身命得消忧。”1221年正月十五,醮于宣德州朝元观。二月初八启行,时天气晴霁,道友饯行于西郊,遮马首以泣曰:“父师去万里外,何时复获瞻礼。”师曰:“但若辈道心坚固,会有日矣。”众复泣请:“果何时邪。”师曰:“行止非人所能为也。兼远涉异域,其道合与不合,未可必也。”众曰:“师岂不知,愿预告弟子等。”丘祖乃重言曰:“三载归,三载归。”道众留恋丘祖,是年丘祖74岁。丘祖的西行,有多少无奈?又有多少苦心和慈爱?

                                     三、丘祖不与女性同行吗?

    西行中遇过强盗吗?随行有多少弟子?没有女性不成世界,但没有女性就不能成电影吗?《止杀令》里加入了一个开店的契丹女人形象,而实际上丘祖西行同行者只有19位弟子和蒙古军人,并没有女性。如果一定要涉及的话,途至阿不罕山遇金章宗二妃,曰徒单氏,曰夹谷氏,及汉公主母钦圣夫人袁氏,号泣相迎,顾谓师曰:“昔日稔闻道德高风,恨不一见,不意此地有缘也。”当年金人劫掠宋室后妃时,未必就想到此日;当年宋太宗劫掠唐后主后妃时,也未必想到后来被金人劫得宗室全无,只是可叹战乱中的女性。《止杀令》提到丘祖不与女性同行,果有此事吗?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这样记述:刘仲禄欲以所选处女偕行,师难之曰:“齐人献女乐,孔子去鲁。余虽山野,岂与处子同行哉?”孔子不与好女色的人共事,丘祖讲这个故事是想救人。

    《止杀令》中还有一情节,西行途中遇强盗,并有一场打斗,实际也不是这样。《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述:“道出居庸,夜遇群盗于其北,皆稽颡以退。”且曰:“无惊父师。”所谓“强盗”,也可能是义军。《止杀令》里只有一个弟子赵道安随丘祖西行,还有一个长生丹的情节,实际上这也不符合历史事实。丘祖从东莱出发时带有弟子19人。行至阿不罕山时,镇海建议:“前有大山高峻,广泽沮陷,非车行地。宜减车从,轻骑以进。”丘祖留门弟子宋道安辈九人,选地建栖霞观。携门人虚静 先生赵九古(道坚)辈十人,从以二车,蒙古驿骑二十余,傍大山西行。宣使刘公和镇海相公又百骑。行近邪米思干大城时,赵道坚病故,他是丘祖在龙门修炼时就随侍在侧的弟子。

                                   四、丘祖怎样规劝成吉思汗?

    到底有没有止杀令?李道谦《七真年谱》这样记录:
    辛巳(1221年),长春真人年七十四。是年五月朔,抵陆局河。七月,至阿不罕山,留宋道安等九人立栖霞观。中秋日,抵金山,过白骨甸。十一月,至邪迷思干城。
    壬午(1222年),长春真人年七十五。春三月,过铁门,达于行在;上设二帐,于御幄之东以居之,时问以至道,师大略对以“节欲保躬,天道好生恶杀,治尚无为清净”之理。
    癸未(1223年),长春真人年七十六。是岁,三月七日得旨东还。

   《元史·释老志》称:“太祖时西征,日事攻战,处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杀人。及问为治之方,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问长生久视之道,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成吉思汗深契此言,命左右书之,以教育诸子。《元史·释老志》还记了几件事,都是婉转劝化:一日雷震,太祖以问,处机对曰:“雷,天威也。人罪莫大于不孝,不孝则不顺乎天,故天威震动以警之。似闻境内不孝者多,陛下宜明天威,以导有众。”太祖从之。岁癸未,太祖大猎于东山,马踣,丘祖请曰:“天道好生,陛下春秋高,数畋猎,非宜。”太祖为罢猎者久之。⑥丘祖并没有斥责成吉思汗。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述更为详细:时丘祖“有余粮则惠饥民,又时时设粥,活者甚众”,言教莫如身教。

    丘祖东归时,大兵正践蹂中原,还燕京,“使其徒持碟招求于战伐之余,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濒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人至今称道之”。⑦丘祖建八会,曰平等、长春、灵宝、长生、明真、平安、消灾、万莲。时俗为之一变。自师之复来,诸方道侣云集,邪说日寝。⑧“师诚明慈俭,凡将帅来谒,必方便劝以不杀人。有急必周之。士有俘于人者,必援而出之。士马所至,以师与之名,脱欲兵之祸者甚众。度弟子皆视其才如何,高者挈以道,其次训以功行,又其次化以罪福,罔有遗者。” ⑨《止杀令》描述丘祖成功促成成吉思汗下达止杀令,但历史上并没有这个令,只有成吉思汗的劝降诏谕。《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述:宣差阿里鲜欲往山东招谕,恳求与门弟子尹志平行,师曰:“天意未许,虽往何益?”阿里鲜再拜曰:“若国王临以大军,生灵必遭杀戮,愿父师一言垂慈。”师良久曰:“虽救之不得,犹愈于坐视其死也。”乃令清和(尹志平)同往。丘祖没能根本阻止蒙古人屠杀,但他肯定对成吉思汗产生了影响。在丘祖到来之前,在仇恨与杀戮中出生、成长的成吉思汗也许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什么叫无私和慈爱,也许不知道人生还有另一种活法。丘祖东归后,宣差都元帅贾昌传奉成吉思汗皇帝圣旨:“邱神仙,你春月行程别来至夏日,路上炎热艰难来么,路好底铺马得骑来么,路里饮食广多不少来么,你到宣德州等处官员好觑你来么,下头百姓得来么,你身起心里好么。我这里常思量着神仙你,我不曾忘了你,你休忘了我者。癸未年十一月十五日。”这份圣旨应该是成吉思汗自己口述的,如同小学生作文,却透露出人性气味。1227年,成吉思汗、长春真人,这两位不平凡的人物先后离世——他们谁得谁失、谁成谁败?我深深地困惑,慈爱来自哪里?仇恨来自哪里?直到今天,人们仍然播种慈爱,播种仇恨,并看着它们开花结果。宇宙与人生的真相是什么?在道教的修炼中,如果只修身命,不修心性,往往会走火入魔。在科学技术与物质文明不断发展的今天,人类影响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但如果精神文明跟不上,这有多危险?当然我们也了解,只有慈爱,没有力量,同样也保护不了我们美好的家园。

    丘祖临去留颂:

    生死朝昏一般事,幻泡出没水长闲。
    微光见处跳乌兔,玄量开时纳海山。
    挥斥八纮如咫尺,吹嘘万有似机关。
    狂辞落笔成尘垢,寄在时人妄听间。⑩
 
    (作者单位为中国道教学院)
 
    ①②见《李道谦编七真年谱》。
    ③王国维《长春真人西游 记注》引《辍耕录》,见赵卫东编:《丘处机集》第243页,齐鲁书社,2005年6月。
    ④见《长春真人西游记·附录》。
    ⑤耶律楚材《西游录》,见《丘处机集》第480页。
    ⑥《元史 》列传第89 《释老》。
    ⑦《新元史·邱处机传》、《旧元史·邱处机传》。
    ⑧ ⑩见《长春真人西游记》。
    ⑨陈时可:《长春真人本行碑》,《甘水仙源录》卷2,《道藏》第19册。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