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疏 ● 卷中 富国安人演法章



时间:2016-11-16 11:10        点击:

富国安人*演法章

天地,万物之盗。

天覆地载,万物潜生,冲炁暗滋,故曰盗也。

疏曰:天地者,阴阳也。阴阳二字,洎乎五行,共成其七,此外更改于物,则何惑之甚矣?言天地万物,胎卵湿化,百谷草木,悉承此七炁而生长,从无形至于有形,潜生覆育以成其体,如行窃盗,不觉不知。天地亦潜与其炁,应用无穷,万物私纳其覆育,各获其安,故曰“天地,万物之盗”。

万物,人之盗。

万物盗天而长生,人盗万物以资身,若知分合宜,亦自然之理。

疏曰:人与禽兽草木,俱禀阴阳而生。人之最灵,位处中宫,心怀智度,能反照自性,穷达本始,明会阴阳五行之炁,则而用之。《周易》六十四卦、六十甲子是也。故上文云“见之者昌”也。人于七炁之中所有生成之物,悉能潜取以资养其身,故言盗,则田蚕五谷之类是也。《列子》曰:“齐有国氏大富,云:吾善为盗矣。天有时,地有利,吾盗天地之时利。雨泽之滂润,吾陆盗禽兽,水盗鱼鳖。吾始为盗,一年而给,二年而足,三年大穰。自此以后,施及州闾。吾盗天地而无殃咎,若人盗人之金帛,奈何无辜乎?”万物盗天地以生成,国氏盗万物以资身,但知分合宜,亦自然之理,此“万物,人之盗也”。

人,万物之盗也。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既,尽也。三盗尽合其宜,则三才尽兴其任。

疏曰:言人但能盗万物资身,以充荣禄富贵,殊不知万物反能盗人以生祸患。言上来三义更相为盗者,亦自然之理。凡此相盗,其中皆须有道,惬其宜则吉,乖其理则凶。故《列子》言:“盗亦有道乎?何适而无道也。”见室中之藏,圣也;知可否,智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分均,仁也。人无此五德而能行盗者,未之有也。此盗中之道也。向于三盗之中,皆须有道,令尽合其宜,则三才不差,尽安其任矣。皆不令越分伤性,以生祸害者也。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言人饮食不失其时,则身无患咎;兴动合其机宜,则万化皆安矣。

疏曰:言人理性命者,皆须饮食滋味也。故《左传》曰:味与道炁,炁以实志。滋形润神,必归饮食。黄帝曰:人服饮食,必先五味、五肉、五菜、五果,皆须调候得所,量体而进。熟则益人,生则伤脏,此食时之义也。故使饮食不失其时,滋味不越其宜,适其中道,不令乖分伤性,则四肢调畅,五脏安和,无诸疾病,长寿保终,岂不为百骸理乎?故《亢仓子》曰:冬饱则身温,夏饱则身凉。温凉时适,则人无疾疢,疫疠不行,得终其天年。故曰:谷者,人之天也。天所以兴王务农,王不务农,是弃人也。人既弃之,将何有国哉?但三盗既合其宜,三才尽安其任,此皆合自然之理。然后须明君贤臣调御于世,乘此既宜尽安之时,当须法令平正,用贤使能,仁及昆虫,化被草木,举头皆合于天道之机宜,则阴阳顺时,寰宇清泰,使万民之类皆获其安宁,此则动其机而万化安。故云中有富国安人之法也。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

阴阳生万物,人谓之神;不知有至道,静默而不神,能生万物阴阳,为至神矣。

疏曰:神者,妙而不测也。《易》曰:“阴阳不测谓之神。”人但见万物从阴阳日月而生,谓之曰神,殊不知阴阳日月从不神而生焉。不神者何也?至道也。言至道虚静,寂静而不神。此不神之中,能生日月阴阳、三才万物种种滋荣,而获安畅,皆从至道虚静中来,此乃不神之中而有神矣。其理明矣。饮食修炼之士,明悟无为不神之理,反照正性而修无为之业,存思守一,反朴还淳,归无为之道,玄之又玄,方证默然而不神,此则不神而能至神,故曰明矣。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日月运转不差,度数大小有定,方显圣功之力生焉,神明之功出焉。

疏曰:日月者,阴阳之精炁也,六合之内为至道也。日月度数大小,律历之所辨,咸有定分,运转不差。故云“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者,六合之内,赖此日月照烛。阴阳运行而生成,万物有动植,功力微妙至于圣,故曰“圣功生焉”。“神明出焉”者,阴阳不测之谓神,日月晶朗之谓明。言阴阳之神、日月至明,故曰“神明”。言天地万物,皆承圣功神明而生有,从无出有,功用显著,故曰“神明出焉”。又言世间万物,皆禀此圣功而生,大之与小,咸有定分,不相违越,则小不羡大,大不轻小,故《庄子》言鹏鷃各自逍遥,不相缱羡,此大小有定之义。又言上至王侯,下至黎庶,各有定分,不相倾夺,上下和睦,岁稔时雍,各曰太平。故曰中有富国安人之法。

其盗机也,天下不莫能见,莫不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盗机深妙,易见难知。君子知积善之机,乃能固躬;小人务荣辱之机,而轻命也。

疏曰:盗机者,重举上文三盗之义也。假如国氏盗天而获富,人皆见种植之机,不知其所获之深理。何名为盗机?缘己之先无,知彼之先有,暗设计谋,而动其机数,不知不觉窃盗将来,以润其己,名曰盗机。言天下之人咸共见此盗机,而莫能知其深理。设有智者、小人、君子,所见不同。君子则知固躬之机,小人则知轻命之机。固躬之机者,君子知至道之中包含万善,所求必致,如响应声。但设其善计,暗默修行,动其习善之机,与道契合,乃致守一存思,精心念习,窃其深妙,以滋其性。或盗神水华池,玉英金液,以致神仙。贤人君子知此妙道之机,修炼以成圣人,故曰君子得之固躬矣。“小人得之轻命”者,但务营求金帛,不惮劬劳;或修才学武艺,不辞疲瘁,饰情巧智,以求世上浮荣之机;或荣华宠辱,或军旅倾败,贪婪损己;或耽财好色,虽暂得浮荣,终不免患咎。盖为不知其妙道之机,以致于此,故曰小人得之轻命也。

富国安人演法章综疏

此富国安人演法章中,九十二言,皆使人取舍合其机宜,明察神明之道,安化养命固躬之机也。故曰中有富国安人之法也。赞曰:

天地万物,阴阳四时,更相为盗,贵合天机。

圣功神明,非贤莫知,固躬轻命,审察其宜。

*编辑注:唐代为避太宗李世民讳,“民”一律作“人”。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