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都律文



时间:2016-11-16 11:07        点击:

经名:玄都律文。撰人不详,约出於南北朝末。据《三洞珠囊》等书引述,原本应有二十品以上。《通志·艺文略》著録作二十五卷。现仅残存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戒律类。

虚无善恶律

一者遗形忘体,怕然若死,谓之虚。二者损心弃意,废伪去欲,谓之无。三者专精积神,不为物集,谓之清。四者反神服气,安而不动,谓之静。五者深居宴处,功名不显,谓之微。六者去妻离子,独与道游,谓之寡。七者呼吸冲和,滑泽细微,谓之柔。八者缓形纵体,以奉百事,谓之弱。九者憎恶尊荣,安贫乐辱,谓之卑。十者遯赢逃满,衣食麄踈,谓之损。十一者争作阴阳,应变却邪,谓之时。十二者不飢不渴,不寒不暑,不喜不怒,不哀不乐,不迟不疾,谓之和。十三者爱视爱听,爱言爱虑,不费精神,和光顺世,谓之啬。

律曰:凡此十三者,混沌为虚无,行道守真者,敬奉师法,顺天教令,穷极无为之道,虚、无、清、静、微、寡、柔、弱、卑、损、时、和、啬。夫为道者,气炼形易,民和国宁家吉,灾不起,寿命延,家国昌。违律者为天所刑。

律曰:人不念作善,但行恶事,父母不孝,事师主不义,事君不忠,为善者自天祐之,为恶者天必殃之。人有一善,心定体安。人有十善,气力强壮。人有二十善,身无疾病。人有三十善,所求者得。人有四十善,昌炽富贵。人有五十善,子孙富盛。人有六十善,遭厄得脱。人有七十善,神明护之。人有八十善,得地之利。人有九十善,尊贵显荣。人有百善,天德降之珍宝。人有二百善,后世扬名。夫下人有三百善,后世大富。人有四百善,后世出富贵人。人有五百善,后世延寿。人有六百善,后世出忠孝。人有七百善,后世智慧。人有八百善,后世道德。人有九百善,后世出贤圣人。人有千善,后世出神仙真人。

右人有为善者,得福自天祐之。人有一恶,心劳体烦。人有十恶,血气虚羸。人有二十恶,身多疾病。人有三十恶,所求不谐。人有四十恶,轗轲衰耗。人有五十恶,绝无子孙。人有六十恶,数得非祸。人有七十恶,贼鬼害之。人有八十恶,水火害之。人有九十恶,贫贱困极。人有百恶,天地残罚其形。人有百五十恶,寇贼害之。人有二百恶,后世无姓族。人有三百恶,后世受贫困。人有四百恶,后世没为奴婢。

戒颂律

第一勿诈鬼欺神,轻罔天道。第二勿以伪为真,以真为伪。第三勿以善为恶,以恶为善。第四勿以曲为直,以直为曲。第五勿以浊为清,以清为浊。第六勿以邪为正,以正为邪。第七勿以丑为好,以好为丑。第八勿以虚为实,以实为虚。第九勿以逆为顺,以顺为逆。第十勿以非为是,以是为非。第十一勿以亲为踈,以踈为亲。第十二勿以东为西,以西为东。

律曰:十三条,名曰妖惑之人耳,身受其害,捨命不得全生,灾殃流及五世子孙,犯者害命夺筭,犯主吏坐谪,依罪轻重论也。

律曰:常敬从师教,令一如师法,不得轻冒,诈伪欺罔,违律罚筭四百日,主吏坐谪。

律曰:常以平旦、日中、日入后存想五方五气。东方青气化为青龙,西方白气化为白虎,南方赤气化为朱雀,北方黑气化为玄武,中央黄气化为己身,则调和五方,音而颂之。违律者罚筭三百日,主吏坐谪。

律曰:平旦,颂曰,微妙而博大,子元气之精光。巨丽而可乐,子魂神之翱翔。藏我胸臆中,子廓然虚而张。洁白如明月,子通洞乎十方。芝草何英英,子不忧无食粮。呼吸新与故,子因以通神明。

律曰:暮,颂曰,旷旷怖怖,与神元惧,被服精华,饮食玄武。招摇为马,玉衡为辐,上下无限,出入无时。百病除愈,神气独持,司命着籍,玉简丹书。编以金缕,缠以素丝,千亿巨万,无所复疑。太一祐我,神明扶持,清静绝念,向王相地。颂之佩籙,吏与天地作约,以身修道乐法者,皆颂之。不如法,罚筭五年,主吏坐谪。

律曰:戊辰、戊戌日不得颂,正心守一念道,眼无妄视,口无妄言,心无妄念,耳无妄听,违律夺筭五十。安神定志,尊道德,敬师长。不如律,轻慢道德,不敬师友,为家则祸灾,为国则乱亡,罚筭二纪,主吏谪千日。(谓道德之人师朋友,当如礼敬事之。<前文释义,后同>)

律曰:宽和忠孝,恭敬朝修,澹泊慈仁,畜孝笃信,思义所行。不如律,罚筭七纪。不得因鬼称神,託名官号,诽师谤道,淫祀百鬼,反真乱正,自作法度,不如师法。违律者罪及害身,主吏罚五年也。

律曰:不得食日暮之食,不得食祭神之食。违律罚筭千日也。(谓日之暮亦不须食也。遇祭鬼神之食,食之者皆坐罪也。)

百药律

律曰:夫德以除灾,药以愈病。不知律者,为国则无延祚之期,为家则无子孙,为身则刑兆虚乱,正气不居,年命为衰。故非道而治,非法而言,亡筭夺纪,司过言罪,司命削籍。

律曰:德为医也,行为药也。人不修其德行而广求医药,藏罪而多求章表,上而所行不改,其罪更凶。

律曰:柔弱去欲,宽和恭逊,药之道德府。违律者罚筭五年,主吏坐之。尊天敬地为一药,钦奉三光为一药,恬澹无欲为一药,仁恕谦让为一药,好生恶杀为一药,不多聚财为一药,不犯禁忌为一药,廉洁贞信为一药,不烧山林为一药,空车助载为一药,志弱性柔为一药,不自尊大为一药,行宽心和为一药,不好阴私为一药,动静有礼为一药,阴德树功为一药,起居有节为一药,不论诉人为一药,近德远色为一药,灾病不干为一药,施不望报为一药,为人慕愿为一药,推恩义让为一药,慈愍怜爱为一药,好称誉人为一药,心静意定为一药,为人愿福为一药,被邪弼正为一药,不干豫人为一药,教化愚暗为一药,戒勑童蒙为一药,解散思虑为一药,因贵为惠为一药,内修孝悌为一药,为人起利为一药,蔽恶扬善为一药,以力助人为一药,好饮食赐人为一药,怜贫伤危为一药,救日月蚀为一药,言语谦逊为一药,恬淡宽舒为一药,不负宿债为一药,思神念道为一药,质径端正为一药,立功不倦为一药,不争是非为一药,除情去欲为一药,受辱不怨为一药,不取非财为一药,推好取丑为一药,虽灾自受为一药,称扬贤良为一药,好相引用为一药,不自彰显为一药,救祸济难为一药,不自伐善为一药,谏正邪乱为一药,劳苦不恨为一药,开导迷误为一药,覆蔽人过为一药,因富布施为一药,进胜己者为一药,扶接老弱为一药,惠与穷乏为一药,誓不骂詈为一药,为人严净为一药,智德不退为一药,位高接士为一药,好言善语为一药,恭敬卑微为一药,生无懈怠为一药,至诚笃信为一药,不骂畜生为一药,推直引曲为一药,心平意等为一药,进退可否为一药,不念旧恶为一药,推善掩恶为一药,听谏受化为一药,推多取少为一药,忿怒自制为一药,见贤自省为一药,闭门恭肃为一药,推功救苦为一药,尊奉耆老为一药,好人有功为一药,清廉贞分为一药,听经实行为一药,助人执力为一药,富有愍无为一药,远嫌避疑为一药,安贫不怨为一药,尊奉圣文为一药,好成功德为一药,宣扬圣化为一药,得失自观为一药,劝人学道为一药,愿礼拜三宝为一药,以言为善为一药。

律曰:夫人有疾病者,坐于过恶,阴掩不见,故应以病。因缘非饮食风寒温气而起也,由其人犯法违戒,神魂拘谪,不在形质,肌踈藏虚,精气不守,敢为利焉。虽居荣服,不敢为非。度形而为衣,量腹而为食。虽富且贵,不敢恣慾。虽贫自贱,不犯戒律。是故自然外无残暴,内无疾病也。

百病律

律曰:求灾除难,不如防之易。治病疗疾,不如修之吉。若事父母师长以孝道,事君以忠敬,朋友以笃信。违律者罚筭一纪,主吏坐其病到身。

律曰:有君不能保社稷,有臣不能全寿命。圣人求福于未兆,绝祸于未有,盖灾生于稍稍,病起于细微,小善不积,大福不成。为恶者虽欲以章(贝+危)愿,服符籙以自防救,不肯改更心腹,必为罪不除,亦罚筭,五病则入身。

律曰:常思病来之罪所犯过恶,司过神、解过神、司过君、解过君当解除之,一切罪过,世间所犯诸恶,则病消除。

喜怒无常是一病,不好耆老是一病,好色无德是一病,舛戾自用是一病,憎之欲死是一病,从贪弊恶是一病,擅变自可是一病,鬼黠谀谄是一病,快祸遂非是一病,两舌无信是一病,乘权纵横是一病,骂詈风雨是一病,侮易孤寡是一病,教人堕胎是一病,威势逼勒是一病,孔内窥人是一病,借不念还是一病,背向异端是一病,曲人自直是一病,调戏异同是一病,恶人自喜是一病,探巢破卵是一病,愚人自贤是一病,水火败人是一病,以功自与是一病,教人去妇是一病,以劳自怨是一病,合祸睽爱是一病,喜说人过是一病,唱祸导诽是一病,以贵轻人是一病,见物欲得是一病,以贱耻贵是一病,亡义取利是一病,以德自显是一病,专心係受是一病,以私乱公是一病,败人自举是一病,阴恶自害是一病,轻口喜语是一病,论评诽议是一病,非人自是是一病,瑕人自誓是一病,以力胜人是一病,无施真人是一病,语欲胜人是一病,怒自怨评是一病,货不念赏是一病,蛊道厌人是一病,以嗔伤人是一病,憎人胜己是一病,怒喜自伐是一病,心不平等是一病,以贤自真是一病,不受谏诤是一病,谤有功人是一病,烦符轻疏是一病,以富骄人是一病,好自作正是一病,以贫妬富是一病,蹲踞无礼是一病,谗人求妇是一病,轻易老小是一病,恶能丑对是一病,败人成功是一病,喜禁善人是一病,乐塞人路是一病,恶言不改是一病,好掩戏人是一病,危人自安是一病,激厉谤悖是一病,多憎少爱是一病,推负着人是一病,嗜得怀诈是一病,持人长短是一病,乘酒险横是一病,与人追悔是一病,干务人事是一病,施人望报是一病,恶生好杀是一病,骂詈虫畜是一病,负债盗窃是一病,呰毁高大是一病,喜短唐突是一病,毒药丑饵是一病,故患误人是一病,言语不忠是一病,欲谈人短是一病,追念旧恶是一病,刀胎剖形是一病,内踈外亲是一病,笑盲聋喑是一病,谈愚痴人是一病,教人挝捶是一病,挝捶无理是一病,教人作恶是一病,多疑少信是一病,笑颠狂人是一病,丑言恶语是一病,强夺人物是一病

律曰:人能除此百一病,无灾无患,长生度世,子孙蒙祚矣。

律曰:天下万民,教化罪福,违法,令病入身,夺命刑籍,灾死名灭,则其身已。(言人犯罪当改心易行,奉承道法,不敢行人鬼加罪,半原。非违法事,则一切过得度,长生也。)

制度律

律曰:制道士、女官、道民、籙生、百姓所奉属师者,父亡子继,兄没弟绍,非嫡不得继。或儿息小弱,当大人摄治,儿长则立治依旧。若无人承领,则寻根本上属,不得他人属。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道士、女官、籙生、道民,本师亡没之后,子孙不令其堪承袭,或遭乱失,本属师推寻原末,不相知识,皆听上属,事师皆当遵奉法教,此性命之主也。不敬事师,冒慢神明,治国则乱,治家则亡,殃考延及后世也。

律曰:制男官、女官、籙生、道民天租米是天之重宝,命籍之大信,不可轻脱,祸福所因,皆由此也。七月七日为上功,八月为中功,九月为下功,十月五日输者无功无过,皆输送本治。违法则命籍不上吏守人,上延七祖,下流后代,家长罚筭二百日,户口皆各罚二纪。

律曰:制男官、女官、主者领户治位,皆有科次品号。若是甲治,受所领民租米百斛,七十斛纳治中用,折三十斛传天师治。若二百斛,皆当诣本治施设。若去本治三百里以外,听于家设。不如法,罚筭三纪。

律曰:生男上厨,生女中厨,增口益财,求官保护,延口岁中无他。上厨之例,求度厄难,远行求迁,官厨中之例,求治疾病,消县官口舌牢狱繫闭。下厨之例,故略。条品法律,科格如此。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籙生年初愿口数,竟岁无十人,设厨二十人。若三十口已上,设二十四人厨。若百千万口,不过二十四人厨。一口设一人厨,至二十四人止也。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籙生条(贝+危)愿品格,十人以下,(贝+危)绢二十尺,二十人已上,(贝+危)绢四十尺,蒙恩则输送。不如法,则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三会之日,所以供厨、使布、散租米,而比者众官令使百姓以供会,此皆不合科典,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生男儿设厨食十人,中章纸百张,笔一双,墨一丸,书刀一口。生女子厨食五人,席一领,粪箕一枚,扫篇一枚,月满则输。不如律法,父母夺筭二纪,儿子夺筭。天师治不得长,取亦得奢,结鬼气不去,及还中伤,不得隐匿他用,以营家私,此罪不轻,灭身。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寻奉道之民,各有根本而比者,众官互(口+畧)受他户,寔由主者之过,不能以科法化喻,辄便领受。愚民无知,谓可轻尔,致使去就任意,不遵旧典,主者受夺略之罪,民受叛违之愆,师则以状言奏天曹,必至。违律者各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籙生、道民至于解厨,家主斋戒宿请客言刺被请之,身皆严整,勿履秽污,悉沐浴,换易衣裙、帻、褐、袴、褶,不得着裙履露衣,轻冒至真。所以尔者,此律是天官之威,神仙临降,非小故耶。皆正心存想,不得乱语,说流俗不急之事。悉依法籙大小为次第,若所受同,以前后为次。若所受法籙治职同日,当以年长为次。若受外官,次虽大,悉不得加上内治。次若不用,别为次第也。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上厨,人酒五升,钱三百;中厨,人酒四升,钱二百五十文;下厨,人酒三升,钱一百文。某甲治受领民租百斛,折八十斛入甲乙治,以二十斛传天师治。又某甲治受所领民租米百斛,折八十斛入丙丁治,以二十斛传天师治。及公(贝+危)誓物一如上治,计丈尺以传天下万民。米一斛,具使令二斗达天师治,其米不至,天师主者受割截之罪。唯纸笔墨给治用,不烦传上。明各依承,违律罚筭三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百姓有疾病厄急,归告之者,当匍匐救之,不得以私事託设,妄说祸祟,求人意气,受取皆计减为罪。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道民年初保家口,或病痛百事,至心立愿,皆质其辞誓,主者依承状申述,蒙恩限满则输,即为言功报劳。不得违言负约,此罪不轻。若不蒙恩福便为言除,不可横受。其岁中虽有死亡减口,租不(贝+危)例,依常输上,宜各尊奉。违律者,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当详择救民,不得苟且尘秽。清虚化民,皆检其墨辞,质却情状,令家内大小和同,然后宣化,依科救之。违律者,夺筭二年。

律曰:道士、女官、主者诛罚邪伪,清宁四海,受民以礼,养育群生,三会吉日,质对天官,教化愚俗,布散功德,使人鬼相应。而比者众官烹杀畜生,以供厨会,不合冥法。杀生求生,去生远矣。犯者殃及后世,主者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籙生安靖于天德者,甲乙丙丁地,治有品第。民家靖广八尺,长一丈。中治广一丈二尺,长一丈四尺。大治广一丈六尺,长一丈八尺。面户向东,鑪按中央。违治则罚筭一纪,按如盟威律论法也。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受法籙治职之号,譬如王位,至于选补,皆由天台。而顷者众官辄便私相拜署,或所受治小而加人大治,或以身所佩法以授人,此皆不合冥典。若堪任者,当表言上。违律者,各罚筭二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制阳平治得署四正游治,鹿堂治、鹤呜治得署三正游治,自此以下,一归天师治。凡受法,当随功轻重,依品受任,不得苟且,互求大治。违律者,罚筭二纪。

律曰:道士、女官、主者、籙生朔望皆朝拜,鸡鸣皆起,严敬整容,冠带朝拜,衣帻椅褶,入治依位号执笏朝拜,讫,便简阅如旧法。出朝于师,皆五拜,问讯起居安否而退。其戊辰、戊戌不朝,违律罚筭一纪。

律曰:男官、女官、主者、籙生己午忘失朝,退位一等,夺筭三年。不朝,退位三等,夺筭七年。(不朝于师,皆有考坐,谓故不朝,轻罔天地也。)

律曰:男官、女官、籙生、道民家有秽污,不过晦朔,不得入治。哭亦三日。秽三年之丧未满,百日不得入治拜礼奏表章书。违律者,考坐,罚筭一纪。

律曰:奉道之民,誓心至死归道,不得两心犹豫,违背道德,悔道还俗。此罪不轻,祸至灭门。亦不得淫祀邪鬼。若有犯者,牒状归首太治,专心悔过,得免殃咎。而知者故违,罚筭一纪。

律日:道士、女官、主者受道之日,内以修身,外以禳灾,不得妄同,中伤百姓,及渔猎万端,或更相评论,拓忌胜己。此是聋盲所行,非道法真正之体。犯者罪考八十,主者科之。(如谓状罚之人也。)赎玉四两准罪。

律曰:道士、女官、籙生身年十八已上,得受大法。若外法,自受百五十将军籙已上,堪着黄色法服、衣冠。内法,自然昇玄真文已上,上清大洞已下,须用紫色法服、衣褐,笏履袴褶,其笏但十戒已上,则执之。若朝朝礼谒集及章表,而须法具、衣冠、帻褐、笏履。(违律罚玉八两,考及三世,自身水火官事所考,如玉法。言三皇以前,人民淳朴,礼制盖微,谓之板,二头俱平。自人皇以后,谓之为笏者,言之似天地方员,众官所执,常存天地,与道同体,敬之如法也。)

律曰:道士、女官、祭酒、籙生身任法诚,若死,要在靖宇观治,不得在俗人舍宅。(言死时丧礼,送葬不合在俗也。)其魂神所居秽地,天地水三官不许,尸被考掠,作河三年徒役。

律曰:阳平、鹿堂、鹤呜诸治,男官、女官、主者、籙生等,教写科制如右。窃寻比顷以来众官百姓道民,或有无师而自立法;或去本治辽远,布于四野,私相号授,领民化户,威福自由;或有去治不远而致隔绝,至于租民脆物,通废积年,私自没入己,不传奏上,自作一法,无所禀承,背违冥科,前后非一,其事万端。致使正法不明,真伪无别,气候错乱,妖恶滋生,罹灾被考,岂不痛哉。斯皆主者之舋(xin),不能讚扬圣化,令愚人惶怖,谓轻惑有心,而不见科律仪令事件,别各标所用。咸使闻知,宣扬布化,赏善罚恶,相与揭厉,精加检察,使功勤,必获其德。犯违之者,地官牒名连引上,依法检治,若不纠问,主者与同罪。明须告示,各遵承一如玄都科令律也。

章表律

律曰:轗轲衰耗,数得飞祸,绝无子孙,疾病痿厄,所求不谐,牢狱闭繫,血气虚羸,贫贱困极,残年夭死,痴狂聋僻,或出妖臣逆子,破家癫厉,刑人市死,盪失骸骨,水火刀兵,寇贼所害,田蚕耗漏,衣食不充,仕官不达,皆由罪恶。司过司考,师家治中,将吏所害,考罪先世,殃咎所逮也。皆参词条,某州县乡里,年纪,男女,大小户口,居止,所属师主,实效审古旨列事状,诣天师下治官祭酒,精进主领民户者,奏词皆依春秋冬夏,顿首俯仰,自抟颊满数则止。(谓奏词请章,贡上天曹,解过除罪,禳灾降福。)

律曰:于洛阳靖,天师随神仙西迁蜀郡赤城,人浊不清,世浑不平,于是攀天柱,据天门,新出正一盟威之道,欲更清明天人,诛罪不义,养育群生。立二十四治,署男职女职二十四职,乘玄元之施,开化后代,皆悔过,及得列为真人。一月听三贡上章表,自改悔罪过,断绝复连,消除灾害疾病危急,一月听三上章也。

律曰:入治上章,皆自严装衣冠,正法服,平坐,存五方生气及身中功曹吏兵,按分位,恭如相临对倚,侍左右前后也。(谓入治奏章之时,绝念定意,悉忆想神明也。)

律曰:入治上章,避戊辰、戊戌不上章。秽污法,不过晦朔,亦不得上章。天下百姓不得触秽诣治见师主者。违律罚筭减年,返获其罪也。(依律皆为司过司考所劾其罪。)

律曰:入治上章,皆正身趋步,科次左右肃恭致,不得男女杂错,望视谬语,前却迟速。主者职吏降一阶,不降,罚玉三两,又罚算二纪。

律曰:道士不得妄为恶逆男女,上章轻慢婬盗取,凶逆无道,不孝父母师主,不义君长姑姨,不敬奉道德,轻慢鬼神,贼害冒姦,毁辱贤善,谗(女+自)诽谤,背父母,叛师主,不顺不善,皆为恶逆男女也。此皆不得为上章。不满一年,被夺寿五年,死付河伯谪作,又罚玉八两,退位二等也。

律曰:章词质而不文,拙而不巧,朴而不华,实而不伪,直而不曲,辩而不烦,弱而不秽,清而不浊,直而节,简要而输诚,则感于天地,动于鬼神,御上天曹,报应立至也。违律司非执法,治官吏坐。

律曰:章消疾病,向鬼门;消灾,向地户;求长生,向天门;求富贵财利,向地户;消口舌呪诅,向人门;厌虎,向寅;厌蛇,向巳。与天罡并力大吉也。

律曰:上章,求财富贵,用天仓日,戊子是求爵位,用天府日上,不用自刑日。午酉亥辰,皆自刑。寅刑巳,戌刑未,子刑卯,申刑寅,卯刑子,巳刑申。违律被罚考,病五十日也。

律曰:请求章奏,解先亡冥考殃罪,及身中所犯坐疾病灾祸吉凶,由本治。若去师辽远,听诣同法。自非宗祖师,又非甲祭酒领户治官之者,上章不达天曹,甲乙丙丁以下,皆为奏上对。夫领户三百以上,为治疾官,三户以上,为职署,皆为主者也。

律曰:修福延年,消灾害,治厌百病,皆东向上章。解墓除责,开心聪明,过灾厄,皆向西上章也。

律曰:灾难厄急,从死中求生,消恶伏邪,皆北向上章也。

律曰:修身养性,温润富贵,万愿,皆南向上章。

律曰:上章皆质立(贝+危)信,以验心志。与吏兵要誓,不得违律也。

律曰:天为除之应死者,天为减罪。如此者,众身有益,勿效他人。后世子孙,皆老人福是为耳。诸职治道士女官,及散民新民,皆不得与狼戾祭祀家饮食。狼戾之家更相请呼,饮酒食肉,男女合会,小大语笑,从心快意,吾之所禁。勿为口腹所误,令人故气来往不绝,以致灾祸。宜当节度,身中吏兵皆受不清之名,豫为作备。若见中伤,勿得咎怨也。

律曰:诸职道士女官,皆不得使民数行问解净污,多有忌讳,缘真作伪,私行意气,狐疑为意,不正,终不得道恩。邪伪自至,徒自苦耳。久于身无益,科律所禁,可得怨天也。

律曰:道士女官,皆不得使民私祠,祀鬼神,杀猪羊,妖言惑语。此伪事,皆道之所禁。若有此色,皆须断除。违律者犯籙上禁,罚筭一纪也。

玄都律文竟

(道教之音整理转载请标注来源,编辑:蓬莱外史,校对:沈微然 校对参考明正统道藏、中华道藏,便于阅读,全部改为简体字,对于字体上没有的字,以(某+某)的形式处理。)

Copyright © 2007-2013 兰州道教协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号:陇ICP备14000002号-1
联络道友:QQ 36733101
技术支持:QQ 295206527

在线技术支持

  • 电话:15002541046

加盟合作咨询

  • 电话:15002541046